[刀剑/俱利审]大俱利伽罗与1/2审神者 (11)

都闪开,我要开始胡说八道了!


你的事情我才没兴趣知道……

大俱利伽罗内心这般想着,手上却利落地把羊羹切成了方便入口的小块,皱着眉头送进嘴里。

要是吃不完的话光忠又会啰嗦了。

他在心里给自己编理由。

审神者看着他埋头苦吃,嘴角的弧度翘得老高,忍了一会儿还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把大俱利伽罗喝空的杯子拿过来,起身走往角落的饮水机给他接了些温水。

“你不用勉强也可以啦!”

审神者坐下来,把杯子推到了大俱利伽罗面前,他单手托腮,一手翻开原本摆在桌子上的杂志。

“不过你既然坚持要吃完这么难吃的羊羹……作为奖励,给你说些没啥意义的陈年旧事消消食呗。你没兴趣听也可以,反正只是我自己想说而已。”

大俱利伽罗放慢了咀嚼,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默默地竖起了耳朵。

“嗯……该从何说起呢?”审神者的停下翻页的动作,认真地看了一会儿广告页上身材劲爆的泳装模特。“老实说啦……其实我也不是很排斥女生的身体,毕竟我从小就是被当成女生养大的。”

他瞥了一眼努力装作毫不在意的大俱利伽罗。

“……我这个体质,是家族遗传。”

“……!”

“你刚才是不是在想,‘什么!居然不是掉到奇怪的泉水里’之类的事情对不对?不要否认,我看到长谷部电脑的搜索记录了。那部漫画的浏览记录也还在呢。”

大俱利伽罗“啧”了一声。

他这个反应明显在审神者的意料之中。他并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很有意思一般勾了勾唇角。

“既然有那么神奇的泉水,那么天生自带奇妙的体质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总之我的人设就是这样,不爽不要听。”

大俱利伽罗继续努力吃羊羹。

审神者很满意地点点头,往下说道。

“我家祖上听说是除妖的。……啊不过能当上审神者的大部分家里都在混这一行吧。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家的某个祖先和当地横行的一个大妖怪大战,结果只是打了个平手,自己的家族也受到了妖怪的诅咒。在两败俱伤的情况下,双方最后做出了这样的协议——妖怪愿意就此沉睡,但是相对的,这边要献上子孙作为祭品。能够牺牲自己的家族为当地带来和平,听起来很伟大对吧?”

审神者喝了一口茶。他注视着荡开涟漪的水面。

“但是祭品的挑选是有条件的。之前也说过,妖怪给我的祖上下了诅咒对吧?……你觉得那是怎样的诅咒呢?就是像我这样,变得不男不女哦。但是这个诅咒是不完全的,会变成这种体质完全是随机事件。在一代中只会有部分人呈现这样的症状。我的祖上似乎觉得这样的体质是家族的耻辱,又刚好定下了那样的约定……”

审神者拍拍手。

“不如就让那些孩子们成为祭品吧!”

他捏着声音,学着遥远的祖先做出灵光一闪的样子。

“你不用露出这样的表情啦,这个毕竟只是传说不是吗?”

审神者笑了笑,他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被他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的大俱利伽罗低下头:

“……那你也会成为祭品是吗?”

难得从大俱利伽罗口中听到算是关切的话语,审神者一时之间有点惊讶。他顿了顿,点点头,轻声说。

“所以他们才会把我养大啊。”

大俱利伽罗停下了动作。这个什么生姜味羊羹,他想,真是难吃死了。

“我的家族在当地的村落定居了下来,与当地人通婚,产下后代,把不良制品挑出去给妖怪大老爷当点心。”

审神者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比喻。

“这么一代一代地繁衍下来,血液中妖怪的诅咒也一代一代地被稀释,我的家族已经快几十年没有出现过我这样的家伙了,所以我的出生让那些老家伙们欣喜狂若。我啊……在刚出生不久就已经被决定了死期呢。”

“我……我们不会让他们对你动手的。”大俱利伽罗别别扭扭地改口。

“谢谢你。我好高兴!帮你吃一块羊羹。不过啊,实在很难想象这个时代还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呢!对吧?对于他们的决定,我母亲其实是有极力反对过的,她是个向往大城市的女人,不甘心待在那个偏僻又封闭的乡下,拼命念书考到城市之后遇上了我的父亲,还没有结婚就有了我……我刚出生的时候,听说是个男生哦!”

“在我母亲还沉浸在巨大的幸福中时,家里人来到了母亲身边,为的就是验证我有没有继承到那个诅咒的体质……确认了这一点之后,他们强行把我和我母亲带回了老家。”

“你父亲没有阻止吗……”

“那时候他还在外地谈生意啦。说是回来就和我妈妈结婚。果然有些话不能乱说啊,哈哈哈。”

说完这些之后,审神者的笑容变得黯淡了下来,数次欲言又止。大俱利伽罗等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

“……然后呢?你和你的母亲……”

审神者突然站了起来。他拎起看到一半的杂志,走向大俱利伽罗身后的书架。他慢慢地把书册推回去。大俱利伽罗注视着他低着头走向自己身后,听到坐下的扑通一声之后,他感到背后一沉。

“我出生之前的事情……其实是别人后来转述给我的。我……并没有和母亲相处的记忆,也不知道后来她究竟怎么样了……我甚至连她的样子都没有印象。”

审神者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落寞。大俱利伽罗能够感受到那具靠在自己身上的躯体从背后传来的颤抖。

“……所以妈妈的部分就让我暂且跳过。可以吧?”

“……随你喜欢。”

大俱利伽罗垂下空着的左手,指尖划过被冷气吹得冰凉的榻榻米,不经意地触碰到了审神者的手指。他把自己的手覆盖上去,带着些许不自觉察的温柔,握住了那个人的手。

发表留言

Secre

关于这位病患

Y.Ku

Author:Y.Ku
云心晓常年溺爱❤
坐在墙头吹西北风。

病历簿
病友和科室
管理者ページ
探病人数
发病记录
从这里到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