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俱利审]大俱利伽罗与1/2审神者 (10)

准备开始谈人生!审神者不为人知的过往到底是什么呢……!敬请期待!说不定下一章就坑了。
neta了一下刀剑的羊羹套组,咖喱的羊羹居然不是咖喱味!我不能接受!
反正也买不起。

总算是逃出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即将从太刀过渡为打刀的原因,大俱利伽罗觉得自己对环境的感知力越来越强了。尤其是某种仿佛能看见粉红色泡泡的、可疑的气氛,他总是能够第一时间敏锐地觉察到。

光忠和长谷部,他们两个越来越像人类了……大俱利伽罗想。如果把自己内心烦恼的事情对他们全盘托出,会不会得到令人满意的解答呢?他们一定比我更容易体会到审神者的苦恼吧……毕竟他们比我更接近人类啊。

可惜现在他已经错过了提问的时机。更何况处身于那种令人坐立难安的气氛中,总是让他如坐针毡,忍不住想拔腿就跑。

我可才不是想逃跑。他对自己说,我只是更喜欢一个人待着而已。

走廊比配置了台式风扇的厨房还要凉快。迎面扑来的午后凉风让大俱利伽罗觉得舒服多了,他在时有时无的风铃声的陪伴下走向了审神者休息的房间。这段只有几分钟的路程很快就走完了,大俱利伽罗却捧着茶点站在门口开始了纠结。

明明只要拉开门径直走进去,把托盘放到桌子上后直接离开就可以了,这个期间他完全可以保持沉默,并不用说什么多余的话。他只要完成送茶点这个任务就算是功成身退,至于审神者这个时候是否已经醒来,会不会理会他,和负责跑腿的他实在没什么关系。

但是大俱利伽罗又忍不住去思考了这些问题。他想象着审神者见到开门的人是他时会有什么反应,会怒容满面呢?还是一脸厌恶呢?他还愿不愿意跟自己说话,开口第一句又会说些什么呢?他还会指责自己吗?还是说连叫名字都觉得是种恶心的事?

大俱利伽罗很少去考虑那么多的事情。他其实相当坦率。这种坦率大部分时候表现在行动上,同时在口头上坚定地否定自己行动的本意。对于他人的事情,他鲜少发言,但多数都能够直截了当地表达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对于审神者,他不能说是毫无歉意——身为下属却随意质疑上司的决定,这实在有些不敬。然而审神者真正想要他致歉的应该并不是这件事吧?尽管心里面有答案,大俱利伽罗却无法说服自己,他无法违背本心去为没有想通的事情道歉。

女性的自己……

那家伙发现自己变成女生时是怎样的心情呢。

大俱利伽罗低下头,视线直接触到鞋尖。

长出胸部的话,这里的视线也会被挡住吧,带着这样的肉块,缩水的身高,和变得纤细的四肢……

审神者在为这样的身体困扰吗?还是有更令他烦心的事情?他又不用出阵,又不用做太劳累的值日工作……

“长谷部——”

审神者的声音带着慵懒的鼻音,从房间里面传出来。

“我已经醒了,你可以直接进来。”

大俱利伽罗强制砍断了脑海里的一团乱麻,推开了们走了进去。房间里的气温调得有点低,审神者背对着他正在调遥控器,等他走到房间一侧的矮桌边时才回过了头。

“……”

审神者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脸上的表情介乎惊愕和不知所措之间。

他看起来倒不像要生气。大俱利伽罗想,同时也做好了下一秒会被赶走的心理准备。

“……是你啊。”

审神者从被窝里捞发圈,开始梳理睡得乱糟糟的头发。

“我来送甜点。”

“长谷部呢?”

看来自己的确不太受欢迎。大俱利伽罗把托盘放下来,一边回答:

“他和光忠有话要说。”

他正准备转身就走,绑好头发的审神者慢悠悠地挪到桌边,敲了敲桌子轻声说:

“那……一起吃甜点……吗?”

“……”我刚才已经吃过了。大俱利伽罗努力制止自己说这句话。

“你看,羊羹有两份,麦茶的杯子也有两个嘛……”

审神者装作毫不在意地说。

现在才发现这点的大俱利伽罗默默在心里给烛台切光忠点了一个赞。他坐下来,等审神者倒好麦茶,分配羊羹的塑料刀叉,别别扭扭地低声道了谢。审神者动作顿了顿,埋头拿塑料小刀在面前的那截羊羹上戳来戳去。

大俱利伽罗看回眼前那份属于自己的羊羹,切羊羹的小刀悬在半空迟迟未动。他觉得实在是没什么胃口,但是现在再说已经迟了罢。审神者察觉到他的纠结,开口问道:

“……你这份是什么味道啊?”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就是单纯的提问。

“生姜。”

“有那种口味吗?”审神者有些惊讶。

大俱利伽罗把自己那份推到了审神者面前。

审神者看看他,又看看碟子里的羊羹,嘟囔着“我不客气了”,用刀切下一小截,戳起来放进嘴里慢吞吞地嚼了嚼。他眉头一皱,拿过麦茶喝了一口。

“喂,难吃就吐出来……”

“倒不是难吃……”审神者艰难地说,“惊喜来得太过突然,一下子没把持住。怪不得你都不吃……”

这种味道我也没吃过啊……大俱利伽罗讪讪地把碟子拿回来,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有大口猛灌麦茶。审神者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再说什么,低着头戳了半天羊羹,才有些难以启齿地开了口:

“之前……抱歉啦,乱对你发脾气。”

这次惊讶的人轮到大俱利伽罗了。

“仔细一想我的确有些反应过度了,毕竟守了这么久的秘密突然被撞破,我就禁不住有点心慌……我应该多相信你才对,也不应该把憋了这么久的闷气全撒在你身上,也不应该放你一个人去远征,还不让光忠给你准备便当……”

“……没关系。”但是你再戳那块羊羹,它就要被你戳成一坨泥了。

审神者的头垂得低低的,没有来得及仔细梳理的刘海拂下来几乎垂到鼻尖。大俱利伽罗伸手过去把他的头发拨开,待对上审神者的目光时才意识到自己刚做了些什么,飞快地把手收了回去。两人之间萦绕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尴尬的气氛,大俱利伽罗低头看着生姜味的羊羹,想了一会儿,缓缓地说:

“我也有应该道歉的事情。”

他思量着要如何开口。

“……今天出门的时候,我和光忠遇到了其他本丸的大俱利伽罗。那家伙是个女孩。”

“哇……”

“好像是因为灵力失衡。”大俱利伽罗把这个关键简单带过,“我和她谈了一下。”

“她身材好吗?”

“……”大俱利伽罗无视了审神者的提问继续往下说。“尽管和她讨论过了,但是我觉得还是不太能理解你……为什么那么排斥女性的身体。不过那时我的发言的确伤害到了你,这点我道歉。”

“没关系啦。”审神者扬起唇角,声音轻快。“其实你那时也没说错啊。无论是哪一种身体,只要能够正常吃饭睡觉,其实差别都不大呀……”

审神者一副心情愉快的样子,但是却并不像完全释然了。看着他的脸色,大俱利伽罗觉察到了这点。

“这是你的……真心话吗?”

“把这个生姜味的羊羹全部吃完我就告诉你。”

tag : 俱利审

发表留言

Secre

关于这位病患

Y.Ku

Author:Y.Ku
云心晓常年溺爱❤
坐在墙头吹西北风。

病历簿
病友和科室
管理者ページ
探病人数
发病记录
从这里到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