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俱利审]大俱利伽罗与1/2审神者 (9)

本章含大量烛压切。(?
过渡章真难写,卡文卡得我生不如死,我就想污个咖喱我容易吗(


“和隔壁的俱利酱聊得还好吗?”

被烛台切光忠这么问到的时候,大俱利伽罗正低着头用削皮刀专心致志地给土豆去皮。他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和削皮刀的相性还算不错,光忠用欣赏的眼神看着那颗在他手下被清理得干净光滑的土豆,脸上掩不住的笑意。

“没说什么特别的。”

大俱利伽罗头也不回地说。

“真的吗?对了,去完皮放到这个碗里。”

光忠从料理台旁边的碗柜里面拿出一个大碗给他装,自己也拿起了一个土豆熟练地开始了工作。大俱利伽罗的动作停了一下,接着更加卖力地推起了土豆皮,用干脆利落的行动来表示自己什么都不想说。

他这副要把别人无视到底的样子,光忠已经十分习惯了。他自顾自地继续往下说:

“我还想着,突然变成了这样的身体,那个俱利酱会不会有心理阴影什么的,那边的光忠不是还没来嘛?没有能倾诉的对象,这一出来刚好碰上了另一把自己……”

“我们没你想的那么脆弱。”

大俱利伽罗一脸不快地打断了他。他把削好的土豆放在水龙头下冲掉粘连的碎皮,放进碗里。

“也是呢,毕竟是你嘛……”光忠笑得一脸欣慰。他对大俱利伽罗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知道目睹了女体的另一个自己没有给大俱利伽罗带来什么特别的想法之后,光忠转而谈起了自己的个人看法。

“不过,想不到另立不稳会让我们的身体变成这样啊……其实我还真的有点好奇女性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啊。不能保持帅气的话,至少要变得更可爱一点吧!像是俱利酱就很可爱呢。”

“那不是我。”

大俱利伽罗果断撇清关系。

“可是俱利酱变成女生就是那个样子啊,嗯,很可爱哦。”光忠笑得很诚恳,让大俱利伽罗一时很想用手里的土豆扔他。

“就算变成女性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的脸上依然写满了不快,像是想起了什么令他更加纠结的事情,说话都显得有点咬牙切齿。

“可是一旦变成那个样子就不能出阵了呢……不能展示作为刀剑杀敌时那帅气的一面还真是可惜啊!”光忠很是苦恼地叹了口气。“而且恐怕连本丸内的工作都会受到影响。”

真的有这么夸张吗?大俱利伽罗挑眉看了他一眼,觉得光忠实在是过于杞人忧天。如果说这种由灵力的浮动引起的体质变化会影响作战的话,他还尚可以理解,但是只不过变成了女性,总不至于连些日常的事情都做不了吧?

“俱利酱你想想啊,平时成人状态的长谷部要处理的事情就已经那么多了,要是变成了小孩子还要做那么多事……”

大俱利伽罗没说什么,脑海里却忍不住也跟着脑补起来,想象着还没有自己大腿高的长谷部.正太ver抱着比自己高好几个头的文件,以高达57的机动力在走廊奔跑——好像下一秒就会摔倒啊,没关系吗?

但是变成小孩子和变成女性是不同的。经过光忠这么一提,大俱利伽罗承认这种体型上的改变的确会带来许多的不便,不过同样是成人的体型的话,男女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

对,都是一样的。

他盯着手上那个削好的土豆发呆,努力地试图说服自己。

他无法抑止地想起了审神者的事情。自他和审神者吵架以来已经过了很久了,脸上的伤口早已不再疼痛,他也不太记得审神者那时都跟他说了些什么,只能隐隐约约地记得审神者总是带着淡然微笑的脸上那副泫然若泣的表情,他用颤抖的声音指责自己,拼命地忍耐着委屈和怒意,就连嘴唇都咬得发白,还有在眼里打转着的眼泪……

大俱利伽罗至今也难以理解审神者到底在纠结什么。会被赐予人类的身体啊,不就是为了能够更加方便地挥动刀剑吗?明明同样都能正常地进食、阅读、锻炼、睡觉,用这副便利的身体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那么这副躯体是什么性别到底又有什么所谓呢?为什么变成女性会是无法启齿的事情?为什么会觉得烦恼?为何要遮遮掩掩度日?不一样都是人类的身体吗?

(又不是我自己想要这种身体的!)

……又不是我的错!

大俱利伽罗越想越觉得心烦意乱,他身旁的光忠好像没有注意到他脸色不对,一脸期待地给自己之前的发言这么总结:

“……不过我还是挺想看看正太模样的长谷部的!”

大俱利伽罗被他的声音唤回了思绪,决定装作没有听见。这时身后却传来了意料之外的声音: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长谷部揭开厨房的门帘,带着暑气走了进来。现在的他虽然解除了武装,但是依然还处于工作模式。他连续担任了几天的近侍,又帮着审神者处理了一些积压的文书,脸色显得不太好,表情绷得紧紧的,在看到大俱利伽罗的时候,更是忍不住皱起了眉。

“午安。工作结束了吗?”

光忠适时地引开了他的注意力。

“还没有。主上快要睡醒了,我过来帮他拿甜点。”

“辛苦了。”光忠笑眯眯地给他倒了一杯冰镇的麦茶。“今天的甜点是羊羹哦。”

“谢了。你们刚才在说什么?”长谷部看了大俱利伽罗一眼,后者正站在料理台角落默不作声地刮土豆,似乎想用削皮刀把自己的存在感也削掉。

“是这样的……”

光忠又拿出两个杯子,倒好麦茶,招呼大俱利伽罗过来休息,三个人围坐在厨房的桌边,光忠便把刚才万屋路上发生的事情如此这般地给长谷部说了一遍。听完了光忠的叙述,长谷部毫不犹豫地说:

“无论是怎样的形态,我压切长谷部都会竭尽全力完成主命,为我主排忧解难,万死不辞。”

“不愧是长谷部君。”光忠笑眯眯地看着他。

“尽管灵力方面的确是个问题,但是无论是女性的身体,还是孩童的身体,都应该有能为主上做到的事情!”

哦。大俱利伽罗眼神游移。光忠托着腮,对突然激动起来的长谷部说道:

“但是我觉得还是不要太勉强比较好哦?”

长谷部瞪了光忠一眼:“你这家伙是在小看我吗?”

“我当然没有这个意思啊!”光忠摆摆手,“无论变成什么样子,长谷部在我眼里还是长谷部哦!但是如果只有长谷部变成那样子的话……我会很寂寞啊。你看啊,不能和长谷部一起出阵,也不能一起远征……”

大俱利伽罗“唰”一声站起来,动作利落地把光忠为审神者准备好的羊羹和麦茶放到托盘里,端起来就走。

“喂俱利伽罗……”

长谷部正想站起来,被光忠一把拉住了手臂。他柔声劝说。

“可能俱利酱有事想单独和主上说吧。长谷部,你就让他去吧。”

真的吗?长谷部盯着不发一言飞快逃掉的大俱利伽罗的背影,还想说些什么,最后只能揉揉快要打结的眉心,再度坐了下来。

tag : 俱利审 烛压切

发表留言

Secre

关于这位病患

Y.Ku

Author:Y.Ku
云心晓常年溺爱❤
坐在墙头吹西北风。

病历簿
病友和科室
管理者ページ
探病人数
发病记录
从这里到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