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俱利审]大俱利伽罗与1/2审神者 (8)

说起来上一章他们买东西的地方究竟是超市还是万屋。感觉都可以对吧!(装傻脸
我觉得俱利酱大概在B到C之间。啊,想揉。(不要跟我说通报长谷部叔叔,有本事让长谷部叔叔来上我啊(°A°`)!
通报光忠也不行,我会直接去上长谷部叔叔的。
虽然设定了体能差别,但是并没有歧视女性的意思ry



看得出来,那个年幼的审神者十分喜欢大俱利伽罗,而这种喜欢是不分男女的。

两个本丸的成员一前一后结完账,药研和女性的大俱利伽罗各自拿了一个袋子,在结账台不远处等待的幼女审神者便紧紧地粘了上来,拉着她的衣角摇摇,想要牵手。

等大俱利伽罗(♀)顺从地伸手过去,让少女轻轻地拉住手指,把那只比自己小上许多的稚嫩的手握在掌心时,少女便开心地笑了起来,然后望向身后正在结账的光忠二人。

“……”

她对男性的大俱利伽罗挥手。

“要走了哦。”

女性的大俱利伽罗拉了拉她。

少女用力地摇了摇头,抿着嘴执拗地向对面前男性的大俱利伽罗伸着手。

“……我不想和你们混熟……”

大俱利伽罗扭过头装作没看见。

“拒绝女孩子的请求可一点都不帅哦,俱利酱。”

光忠拍了拍他的后背。

大俱利伽罗瞪了他一眼。后面结完账的人已经在催促了,大俱利伽罗实在没有办法,只好不情不愿地走到了少女面前,尽管看起来很不耐烦,但他牵起少女的手时的动作却十分温柔。

三人就这么手牵手地走在路上,看起来就像是一对双胞胎兄妹带着年幼许多的小妹妹逛街,左手是哥哥,右手是姐姐,整个场面显得非常的温馨。

大俱利伽罗的烦躁很快平息了不少。一开始被小孩子莫名其妙地黏上这种事,让喜欢独来独往的他不知所措,但是这个孩子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麻烦:无法开口说话的她是那么的乖巧温顺,就像是毫无威胁的草食动物,只要和大俱利伽罗(×2)在一起,就能够露出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让大俱利伽罗的内心也不由得变得柔软起来。

即使性别不同,每一个本丸里的大俱利伽罗的性格应该都是大同小异的。身旁那位女性的大俱利伽罗看起来也是一副拒绝交流的样子,只有在跟笑容满面的审神者交流时,才会多说几句别扭得不得了的关心话。

“是这样啊……”

和药研并肩走在前方的光忠叹息一般开了口。

“因为审神者的灵力不稳定,所以你们的俱利酱才会变成这样……虽然我觉得俱利酱这样也很可爱哦!”

“不用你管。”

女性的大俱利伽罗冷冷地回应。尽管因为不满的情绪而压低了声线,但是依然可以听出她的声音比男性那方要高上一些。

“是的。”药研点点头,又回过头安慰年幼的审神者:“大将,不要在意。我们都有看到你的努力哦!”

审神者表情认真,用力地点了点小脑袋。

光忠也笑了笑:“这样可爱的小姑娘能够成为审神者已经是非常厉害的事情啦!”

“而且最近有几位同伴不是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吗?再过不久,大家一定能够全部恢复原状的。”

“这样的情况居然还不止一例吗?容我多嘴问一句,不知道你们的烛台切……”

“我们家还没有烛台切呢。毕竟是新建立的本丸,资材和人手方面都有许多不足……至今为止也才只锻到四把太刀而已。大俱利伽罗是我们本丸的第一把太刀哦。大概因为这个原因,大将她特别喜欢大俱利伽罗呢。”

一听到大俱利伽罗的事,审神者立刻很高兴地晃了晃右手,对着自家的刀笑得一脸天真烂漫。

“不过听说最近要重新划分刀种……虽然不知道这种做法有什么意义,但是重新分房的时候还真的挺麻烦呢!”

“是呢是呢,我也听说了,不过我们本丸不是按刀种分房的,所以还算好吧……”

“我们家的长谷部又要安排当值又要安排分房,都忙得焦头烂额了。明明是短刀的体型,却每天要搬着那么多文件走来走去……”

“唉!小孩子模样的长谷部嘛!”

光忠脸上的笑容略带期待。

大俱利伽罗在他背后对他翻了一个白眼。

小孩子的腿短,步距也小,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努力地想要跟上成年人的步伐,到现在已经有点累了。女性的大俱利伽罗很快察觉到了这一点——她似乎已经很习惯照顾小孩了,她把手上的东西交给前方的药研,弯下腰小心地把审神者抱了起来。

“已经想睡了吗?”

审神者强打着精神摇头,大俱利伽罗摸摸她的头发,让她能够尽量舒服地窝在自己怀里。

两把大俱利伽罗都不是多言之人,幼女审神者又是昏昏欲睡的样子,他们几乎是沉默着跟在闲聊的短刀与太刀后面走了一阵,男性的大俱利伽罗突然开口搭话:

“变成那样的身体会觉得困扰吗?”

“和你没关系吧。”对方看了他一眼。

互相对彼此的性格都是知根知底,或者说根本就是另一个自己,大俱利伽罗得到这样冷淡的回答,也并不觉得生气,只是平淡地说了句“这样啊”。

女性的大俱利伽罗过了一会儿才继续往下说。

“会变成这样的身体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过我的确觉得很麻烦。”她的声音很低,像是不太想给睡着的审神者听到。

“……反正我们的本体也是刀剑,身体是男是女也没所谓吧。只要能出阵不就好了。”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主上她……这孩子却无论如何都不肯让我们这些身体产生异变的刀出阵。”

“……真是无聊的怜悯啊。”

“也许是吧。我来到现世的时候,明明还是男性的身体……能够自在地挥刀,恣意地在战场杀敌,但是变成了这样的身体之后,就像是被当做了弱者看待……”

女性的大俱利伽罗抬起手,那是比起男性那方来说要纤细许多的手臂。她握紧了拳头。

“虽然事实上,变成这副样子之后,在力量上确实要比原来弱上一些。一方面的确和女性的体质有关,一方面则是灵力的不稳定——他们说就这样贸然出阵是十分危险的事。但是始终……”

始终还是会觉得不甘心吧。

大俱利伽罗的自尊不允许她说出示弱的话。即使没有说出口,另一方还是理解了她的意思。知道她并不需要无用的安慰,只有平静地重复了同样的台词。

“……这样啊。”

睡梦中的审神者似乎做了恶梦,紧皱着眉头,不安地捉紧了自家大俱利伽罗的衣领。

“但是——”大俱利伽罗抱紧了她,“但是无论是怎样的身体,我依然是属于她的刀。”

tag : 俱利审

发表留言

Secre

关于这位病患

Y.Ku

Author:Y.Ku
云心晓常年溺爱❤
坐在墙头吹西北风。

病历簿
病友和科室
管理者ページ
探病人数
发病记录
从这里到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