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俱利审]大俱利伽罗与1/2审神者 (7)

哇,好厉害,真的有7唉(棒读(其实我没有在说脏话
咖喱:我叔叔都没打过我(ಥ_ಥ)!
风水轮流转。嘿。我觉得我这篇文设定情节其实都挺雷的……但是能玩咖喱(各种意味)我好开心啊(闭嘴



大俱利伽罗已经红脸了很长一段时间。那个象征他疲劳度的标志在他额边不知道挂了多久,十分扎眼。

“俱利酱你也不用太纠结。主上说要放你一个人远征自生自灭一定只是气话呀,等他气消了就没事了。”

“我没有纠结。”

烛台切光忠体贴地笑了笑。往购物篮里放了短刀们喜爱的零食。

审神者把近侍换回了长谷部,也没有安排大俱利伽罗当值或是出阵,光忠就把他带出门帮忙采购了。

“你还没告诉我你和主上之间究竟怎么了呢。当然,你不想说也可以,但是有什么事情总是憋在心里是不好的,想说的时候就来找我或者长谷部君也可以哦!”

长谷部。……噢,得知他和主上大吵一架时的长谷部的脸色,大俱利伽罗现在想起来,依然觉得有点背脊发凉。

跟他说了又怎样呢?那个人一直都是主命为先的……大俱利伽罗现在的心情,就像是被老师打了小报告的问题学生,心烦意乱地等待家长和老师的会谈结束。

“光忠……”

他垂着头开口。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跟任何人去倾诉自己的心情。他一直都是如此的孤傲,宁愿像一匹野狼一样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静静地舔舐伤口,也不愿意把自己的软弱暴露给别人。

尽管造出他们的刀匠是不同的人,但是烛台切光忠就像是他的兄长一样,从很久以前开始把他当做弟弟一般疼爱和信任。即使现在他和审神者产生了争端,光忠也一定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吧?

大俱利伽罗抬起头。

烛台切光忠却离他很远很远。此时的他正挤在一群抢购着万屋四点特卖商品的大妈堆里面,大俱利伽罗只能看到他那形似燕尾的衣服后摆夹在乱哄哄的人群被挤得发皱。

——会想去依赖他的我,一定是个白痴。

大俱利伽罗在心里深深地唾弃了自己。

超市特卖场对于光忠来说就像是另一个战场。大俱利伽罗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即使有点不爽,他也只得臭着一张脸,在原地耐着性子等他结束战斗。

就在这个时候,大俱利伽罗感觉到有谁拉了拉他的衣服。

他警觉地回头,目光一点点地向下,直到看到一个圆圆的小脑袋——头上还绑着好看的蝴蝶结呢。那个看起来只有他大腿高的小孩抬起头,用黑宝石一样明亮的双眸看着他。

“……你想干嘛。”大俱利伽罗感到一丝慌乱。那个孩子那像是初生幼兽一般湿漉漉的眼神,令他感到难以招架。

“……”小孩子张了张嘴,结果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我不是你的家长……”

大俱利伽罗对她连连摇头。

那个孩子长得实在是非常的可爱。黑曜石的眼睛镶嵌在雪白的肌肤上,小巧的鼻子下是如樱桃一样可爱红艳的嘴唇。以后长大了一定是个不得了的美人。看到大俱利伽罗的反应,小女孩不高兴地嘟起了嘴,拧起眉头,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

“……”她又开口了。这次依然什么都没有说出来。看起来这孩子应该是不能说话吧?大俱利伽罗观察着她的口型,勉强辨认出来,这个孩子好像是在呼唤他的名字。

大俱利伽罗正欲开口回应,就听到前方响起了个熟悉的声音:

“大将!原来你在这里吗!”

出现在他们两人面前的是一脸着急的药研藤四郎。尽管长着一样的脸,但是这个药研却不是大俱利伽罗所熟悉的那个人。

“……!”

小女孩露出了高兴的表情,蹦蹦跳跳地扑向了药研。

“都说让我去找她就好了……大将,没事吧?”药研安抚性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在看到小女孩用力地点点头时,露出了安心的神色。

那样温柔的脸,在看到大俱利伽罗的瞬间,却流露出了一丝惊讶。但是药研很快又换上了爽朗的笑容:

“你是隔壁本丸的大俱利伽罗吧?谢谢你照顾我家大将。”

“这么小的孩子……”

居然也是审神者吗?大俱利伽罗看着乖顺地牵着药研手的女孩子,内心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是的。我家大将可是非常努力的哟。”药研自豪地笑了。小女孩在旁边用力点点头,然后晃了晃药研的手,抬起头缓慢地做着口型,不知道想说些什么。

“我已经找到她了,无需担……”

“所以我就说我过会儿就会回来不是吗?”

药研的话被另一个人努力忍住焦急的声音打断了。大俱利伽罗觉得那声音很熟,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谁。直到他追随着声音,找到那个说话的人。

“……这……到底是……”

处于极度震惊中的大俱利伽罗,好半天才难以置信地发出了如同呻吟一般的声音。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隶属于另一个本丸的大俱利伽罗,但是同样是以刻有俱利伽罗龙纹的刀剑本体所召唤出来的付丧神,脸容、衣装都和自己基本上一样,面前的大俱利伽罗却和自己有些非常明显的区别。

那家伙,怎么看都是个女的。

tag : 俱利审

发表留言

Secre

关于这位病患

Y.Ku

Author:Y.Ku
云心晓常年溺爱❤
坐在墙头吹西北风。

病历簿
病友和科室
管理者ページ
探病人数
发病记录
从这里到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