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俱利审]大俱利伽罗与1/2审神者 (5)

一点点烛压切。

审神者当晚就发起了烧。

在晚饭之前,审神者都表现得非常的淡定。大俱利伽罗被他指使去换榻榻米,他自己则继续架起眼镜对着文件山正襟危坐。两人之间没有再说什么,直到今剑跑过来通知要开饭了。

大俱利伽罗站起来,看到审神者还坐在原地一动不动,于是走过去喂了一声。

“……哦。”审神者一副如梦初醒的表情,慢吞吞地要站起来。

他一站起来就跪了。

大俱利伽罗眼疾手快地伸手捞住了他。吹了一下午冷气,审神者的衣服表面摸上去冰冰凉凉的,但是一搂住瘫软在怀里的躯体,惊人的热度就透过皮肤漫过布料,传到了大俱利伽罗的手上。

“喂!”

“主上怎么了吗?”

门外的今剑听见动静,急急忙忙推开了门。大俱利伽罗伸手一探:

“烧得很厉害。”

“那我让药研他过来!”

机动值max的短刀转身跑了出去。大俱利伽罗抱着审神者,正考虑着让他躺下来休息。他这才发现审神者这个位置正好正对着冷气的出风口,冷气不是定向出风的设置,但是那凉嗖嗖的冷风会不断地来回横扫,长期待在这种冷风下,怎么可能不感冒呢。

更何况审神者之前早就出现了受寒的迹象,现在还在这种冷气下吹了一个下午……

他怎么不把冷气关掉。就算再怎么怕热,又不是不清楚自己身体什么情况,还要吹那么凉的风……大俱利伽罗摆弄了一下遥控器,机器一停下来,没有了那单调的风声,房间里顿时变得安静了许多。

……为什么我没有早点发现啊。

近侍失格。


天气很不错。晴朗的天空点缀着洁白的云朵,阳光虽然一如既往的毒辣,幸好一直断断续续地刮着微风,使得这空气并不至于过于闷热。

大俱利伽罗靠着柱子发呆。现在正是本丸的午睡时间,大家基本上都回到舒适的冷气房里休息了。他房间的冷气还没有修好,要回去睡觉还不如待在这里乘凉。

风铃叮铃铃,叮铃铃地响了。那是一个圆圆的陶瓷风铃,外面被深深浅浅的绿色涂成了西瓜皮的纹路,风铃内侧画成了红色的瓜瓢。用作铃铛的则是一把小小的勺子。

“要吃西瓜吗?”

烛台切光忠端着切好的西瓜来到他旁边坐了下来。他今天早上刚远征回来,报告战况的工作交给了另外的同伴,他便先去冲了个澡,洗掉了路途的沙尘与疲劳,好好地整理一番之后,才过来跟大俱利伽罗打招呼。

在来到这个本丸之前,他们在同一个主人手下共事了一段时间,彼此关系尚算不错。

“长谷部君还在里面吗?”

“嗯。”

大俱利伽罗简单地应了声,默默拿起了一片西瓜。

“……听到主上感冒晕倒了,长谷部君很生气呢……”

“是我失职。”

没有及时察觉到审神者的状况,大俱利伽罗对此确实感到懊恼。

“我说啊……”

光忠盘腿坐着,手肘支在膝盖上托腮看着他,左边那只仅剩的金目盯着大俱利伽罗,一直柔和的目光此时变得锐利起来。

“你和主上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大俱利伽罗埋头啃西瓜的动作顿了一顿,他像是在思考,并没有立刻回答他。

“不想说吗?”

在光忠等到大俱利伽罗的回答之前,他们身后紧闭着的房门“啪”一声地打开了,刚刚汇报完情况的压切长谷部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眉头皱得像是打了结。

“呀,长谷部君,要吃西瓜吗?”

“……既然有西瓜,为什么不先献给主上?”

一旁刚好吃完的大俱利伽罗飞快地擦了擦嘴边的西瓜汁儿。

最后他们和审神者分享完了半个西瓜。审神者吃了药睡了一晚上,早上起来时已经精神许多,就是看起来还有些无精打采。西瓜虽然能够补充水分,但是怕影响肠胃,审神者吃得并不多。

大俱利伽罗一直观察着他,几乎连他打了多少个哈欠都数了个遍。看他身体并无大恙,心情总算轻松许多。

那之后审神者又要继续休息,长谷部他们便不作打扰,一起回到了没有冷气的房间。

“不过没有冷气还真是够呛啊。”光忠用手扇风。

“主上不是说过了吗?很快就会修好了。俱利伽罗,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终于从工作模式转换到生活模式的长谷部解除了武装,他脱掉外套,最里面的白色衬衣几乎湿透了,他解了几颗扣子,坐下来拍了拍自己前面的位置。

大俱利伽罗乖乖地坐到了长谷部指定的地方。在辈分上来说,他们俩算是叔侄,这也是大俱利伽罗即使再怎么叛逆,在长谷部面前也会显得稍微乖顺的原因。

“主上已经跟我说了。”长谷部板着脸。

“……”

“主上说,是他自己贪图凉快,一时不注意才感冒的。和身为近侍的你没有任何关系。”

“是我没能注意到……”

长谷部点了点头。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既然主上认为你没有错,那么我也不会过于责备你。然后呢……主上他和我商量了一下,他很欣赏你的能力,所以希望你今后也能够一直负责近侍的工作。”

大俱利伽罗一脸意外。旁边的光忠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样不是很好嘛,小俱利。”

就连一向严肃的长谷部也缓和了脸色,露出赞赏的笑容,伸手过来摸了摸他的头发。

“主上很信任你呢。要好好完成主命,不可怠慢。”

——不,他才没有信任我。

大俱利伽罗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紧紧地闭上了嘴。

tag : 俱利审

发表留言

Secre

关于这位病患

Y.Ku

Author:Y.Ku
云心晓常年溺爱❤
坐在墙头吹西北风。

病历簿
病友和科室
管理者ページ
探病人数
发病记录
从这里到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