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俱利审]大俱利伽罗与1/2审神者 (4)

居然有4。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大俱利伽罗可以肯定,审神者起码隐瞒了两件事。一件是他那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奇妙体质,另一件则是,掩藏在谦谦君子皮下的恶劣本性。

“这件事情希望你不要告诉任何人。”

上一秒,审神者还一脸慎重地把自己的秘密付托给他,然而下一秒却说出了威胁的的话语。

“不然我就把你去万屋路上偷偷逗小猫的绝密照片打印出来本丸人手一份。”

“你怎么会有那种东西!”大俱利伽罗难得地露出了短暂的慌乱神色,“……随你喜欢,我才不在乎。”

“呃……对我家的大俱利伽罗无效吗……但是啊俱利酱,你想想,要是被光忠看到你和猫咪相处融洽的照片,说不准会感动地拉着你唠叨半天哦?你在本丸塑造的高冷形象也会就此毁掉呢!你再认真想想!”

审神者没有气馁,反而一副乘胜追击的样子贴着大俱利伽罗喋喋不休。

“……那种事情……”

那种事情我才不会在意!反正我又不想和别人混熟,他们对我的看法什么的我完全没兴趣了解!

他在心里面酝酿好了反驳的台词,正打算对蹭在自己手臂上的审神者说,却在回头看到审神者依然袒露着的上身时,困窘地转过了脸。

“那种事情怎么样?”审神者以为他已经屈服,语气显得得意洋洋。

“……你先把衣服穿好!”大俱利伽罗别过脸,手上很是利落地把审神者滑到小臂的衣服往上拉了回去,之后才回过头皱着眉头看向审神者。

“……噢。”审神者像是才想起来,自己顺手整理了一下领口。变成女性之后,原本男性的和服显得有点松松垮垮的,要用手拉着才不致于又往下滑。

整理完衣服之后,两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奇怪,写作谈判读作威胁的话题被打断之后,审神者和大俱利伽罗都不知道怎么再度开口。

“哈……”

好不容易审神者出了声,当大俱利伽罗直视她的脸时,得到的却是一个大大的喷嚏。

“……”

“呃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审神者赶忙用领口在他脸上胡乱擦了一通。“刚才淋了水冷气又太冷……好像有点感冒……大俱利伽罗?你还好吗?先说明打女人是不好的行为哦……”

大俱利伽罗铁青着脸色——好吧其实看不出来,躲开审神者的手站了起来,走向门口。

“你要出去?”

审神者警觉地一把拉住他的手臂。

“我去拿替换的衣服。我不会说的。……你感冒的话,长谷部回来会很啰嗦。”

“啊,哈哈,也是呢……对了,如果可以的话,可以顺便帮我拿点热水回来吗?”

大俱利伽罗已经关上了门。

几分钟之后,他带回来的不仅是衣服、热水、还有一开始审神者说好了要去拿的甜点。

“只是刚好路过厨房。”

他这么解释。审神者却顾不上这个,她努力拎起不算小的水壶举过头顶,当着大俱利伽罗的面兜头淋了下来。

无法描述那是一个怎样的过程,毕竟在大俱利伽罗意识到的时候,变化已经在转瞬之间结束了。审神者放下水壶,挑起眉看他。

“看什么看,你没有的我也没有。还是说你想摸摸看?”

“只要淋上热水就会变回男性吗……”

怪不得昨晚冲澡的时候,明明是大热天,出来的却是那么烫的热水……大俱利伽罗终于把所有的线索串起来了。

“对。”

彼此同为男性,审神者并没有什么顾忌,直接脱下了又一次湿透的衣服。地面上铺着的榻榻米已经湿了一大片。他赤脚跳到还算干爽的一边,背对着大俱利伽罗弯腰去捡一旁的替换衣服。

“我可是男人啊!真不知道是倒了什么霉才得了这种体质,说出来都丢人……昨晚会暴露给你完全是一时失算。原本我就一直坚持单独洗澡,即使大夏天也要洗热水……结果泡热水澡泡困了,醒过来的时候水都凉了……你偷笑了是吧。”

大俱利伽罗很响地啧了啧,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

“我猜你下一句是我没兴趣知道你的事。”审神者笑得很开心。

大俱利伽罗发觉,这好像是第一次看到他笑得这么轻松。

大概是因为审神者他一直以来都小心翼翼掩藏着这样难以诉说的秘密,有一天突然找到了一个能够与他共享秘密的人,所以终于松了一口气吧。

“将心比心,要是大俱利伽罗你也遇到这种麻烦的情况,站在我的立场上,一定也能理解我的苦衷的对不对?”

换好衣服的审神者握住他的手。

并不能。

但是否认的话还要解释理由,实在是太麻烦了。于是大俱利伽罗点点头,应付式地和审神者握手,敷衍地上下晃一晃。谈判结束,结果令人满意。

“太好了,我就知道俱利酱是个好孩子。”

“……不要学光忠说话。”

“好吧。”审神者竖起食指抵到大俱利伽罗的唇上,眯起眼睛。“那么约好了,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哦。”

没有和你约好。

我只是单纯地不想和任何人混熟而已。

你的秘密也好,他人的看法也好,都与我无关。

tag : 俱利审

发表留言

Secre

关于这位病患

Y.Ku

Author:Y.Ku
云心晓常年溺爱❤
坐在墙头吹西北风。

病历簿
病友和科室
管理者ページ
探病人数
发病记录
从这里到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