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俱利审]大俱利伽罗与1/2审神者 (3)

我考虑了一下,是不是要起个又文艺又装逼的名字比较好。
就叫OOC从我做起吧!

其实后面剧情一路草泥马狂奔的感觉我还挺喜欢的。




房间内一时之间陷入了莫名的沉寂,只有舒爽的空调风呼呼地吹着。大概过了好一会儿,审神者才像三日月那般“哈哈哈”地笑着,把手上剩下的半截水笔放到一边。

“现在的文具质量可真差。”

“喂。别装傻。”

“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审神者佯作镇定,翻找着抽屉,然而搁在桌上另一只不自觉地颤抖起来的手已经出卖了他。

“你有事情在瞒着我们。”大俱利伽罗擅自下了结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啊……”审神者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换了一只蓝色的水笔继续装作在工作。“大俱利伽罗,你还不够了解人类。”

听你鬼扯。不过审神者这么一说,大俱利伽罗倒是想起来,自己这么执着地追寻真相的举动,好像的确有点越界了。

“……我不想去了解你们的事情。”

先别说人类,他连同样身为同伴的其他刀剑男士的事都不想去理(口头)。

“咳咳,事到如今,我也不想打什么哑谜。”审神者压低了声音,样子看起来十分严肃,“大俱利伽罗,昨晚的事情,我希望你就此忘掉,不要再想去探寻过多。”

大俱利伽罗盯他。脸上写着“为什么”三个大字。

“……这是命令!不可以怠慢!”

审神者干咳两声,无论是声音还是气势都充满了威严感。然而在大俱利伽罗看来,这只不过是虚张声势。

既然审神者的态度这么坚决,即使再追究下去,好像也得不到什么可以令他信服的答案。大俱利伽罗只有点点头。

不过平日态度温和,总是和善地对待本丸的每一个同伴的审神者居然也会有板起脸孔来下命令的时候,不得不说让大俱利伽罗对那个印象中略显软弱的审神者有些改观。

审神者从来不会发火,也很少表露出激烈的情绪,面对刀剑们总是彬彬有礼,甚至令人觉得有点刻意了。他安排出阵总是很谨慎,不会带着等级参差不齐的队伍出战,也很少让刀剑们带伤冒险,常常是受个轻伤就急急忙忙召回了队伍。

但是大俱利伽罗又觉得,审神者其实并不是那么心思缜密考虑周到的人。像是现在这种状况,编个能够糊弄过去的理由远比强行压下疑问要可行多了。

没错,大俱利伽罗还没发现自己又拐进去了。

所以那个究竟是主上的姐姐还是妹妹?

问题毫无意义,答案又如此遥远。在他思考的时候,好不容易又写完两张的审神者丢下笔,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

“我去厨房拿着甜品。这么点路不用跟过来啦。”

“随便你。”

“我会拿你那份的。”

审神者又变回了那个温和有礼的青年,那份若有若无的疏离感横在他和大俱利伽罗之间,竖起一道无形的屏障。

这样挺好的。

大俱利伽罗看着审神者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抱紧了怀里的本体。他合上眼睛。

或许真的是忘了比较好吧。

正在他决定把昨夜的一切都在脑海里抹消掉的时候,一阵急促而慌乱的脚步声,咚咚咚咚地从远而近接近了门口。

有人过来了?大俱利伽罗像只被惊扰的猫一样弹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冲向了门口。拉门被用力地轰隆一声拉开,一个湿漉漉的身体撞进了他的怀里,几乎把他整个人撞翻在地。

“我靠!!!”

怀里的人低声咒骂了一句。即使声线压得很低,大俱利伽罗也依然听得出,这是女性的声音。

“快把门关上!”

那个人恼怒地说。

轮不到你来命令我——这么想着,大俱利伽罗已经关上了门。

“等下无论谁来问都不要开门!”

那个人一边命令着,一边从大俱利伽罗的怀里抬起了头。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俱利伽罗尽管也考虑过和昨夜的女性再次见面的可能性,却没想到那个和审神者相似的女性会这么快又出现在自己面前。并且还倒在他的怀里,露出半个胸口。

换成笑面青江,他说不定会很高兴。

察觉到大俱利伽罗无自觉飘来的视线,那位女性“啧”了一声,一手拉紧了胸口的领子,从他怀里钻了出来,躲到了他的背后。

这个时候门外又是一阵脚步声,来到门口就停了。

“主人!主人!”

听起来像是五虎退。

“实在万分抱歉!刚才和兄弟们做小泳池消暑时没有放好水管才喷得到处都是水……”

这是前田。

“我们不是故意把水喷到主人的!真的!”

今剑在外面啪嗒啪嗒地跳起来了。

“让他们走。”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大俱利伽罗回头看她。

“这个是命令……好吧你别看我了你帮我我解决这事儿我什么都说还不行吗。”

拥有着审神者样貌的女性深深地叹了口气。

等打发掉门外的短刀们,再三保证“审神者只是淋了一点点水并没有生气只是临时忘记了加急文件回来赶着工作”之后(虽然这些内容大部分都是由前田从大俱利伽罗的只言片语中解读出来的),大俱利伽罗就像是一个获胜者一般,来到了正在用毛巾擦头发的女性面前,一脸“你欠我一个解释”的表情。

那头被打湿的长发被毛巾揉得乱七八糟,审神者粗鲁地把它们往后捋了捋,把毛巾往旁边一丢,以一个对女性来说十分豪放的坐姿坐了下来。

“说来话长。”

明明身为女性,却丝毫没有女性的矜持。她当着大俱利伽罗的面把领口一拉,大大咧咧地袒露出丰满的上半身。

“总之……我就是这样的身体。”

“……”

对毫无回应的大俱利伽罗,女子显得有点生气。

“靠!你这是什么反应?老子看都让你看光了,再怎么也要夸一句身材真好吧?”

“……”

“等等大俱利伽罗我们有话好说你不要出去叫短刀……被一期一振知道我会被谈人生的好吗?等、喂!俱利酱!小俱利、你冷静一点!”

抱着看起来冷静其实已经陷入混乱的大俱利伽罗大腿把他掀翻在地,女子把冰凉的双手贴上他的双颊拍了拍,一字一句认真地陈述:

“你听好,我,就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your master。”

终于回魂的大俱利伽罗:“……后面那句听不懂。昨晚的女人原来就是你?”

审神者深沉点头:是我。

“平时虽然是男性的身体,但是只要一淋上冷水,我就会变成女生。——总之,就是这样的体质。”

tag : 俱利审

发表留言

Secre

关于这位病患

Y.Ku

Author:Y.Ku
云心晓常年溺爱❤
坐在墙头吹西北风。

病历簿
病友和科室
管理者ページ
探病人数
发病记录
从这里到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