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俱利审]大俱利伽罗与1/2审神者 (2)

好想上咖喱,但是又想被他上。←大概就是我写这篇时的心情。奈何我家审不是幼女(不要串别的梗。(我也好想写咖喱×幼女啊可恶[删掉]
我算是发现了,不写提纲的话一辈子都不能理清思路好好讲故事!
但是我就是不爱写啊。




大俱利伽罗打开门的瞬间,迎面扑来的冷风让他一瞬以为自己来到了天堂。

“噢,你来了呀。”审神者从文件山里抬起头,看着他愉快地说。

“……”

他踏进房间,顺手把门关上。他刚从像是蒸笼一样的房间一路走过来,额上的汗水还没来得及擦,湿透的T恤紧紧地贴在皮肤上,感觉十分难受。现在置身于强劲的冷风下,发烫的皮肤很快就降下了温度,原本贴着身体的湿润布料则是凉得有点刺骨了。

“你刚从外面进来,不能直接吹太凉呢……”审神者拿起手边的遥控器摁了几下,刮得呼呼作响的风顿时减弱了不少。

大俱利伽罗不声不响地抱着刀坐到了审神者附近。他背靠着墙壁,摆出一副不想交流的表情。

“喂喂喂,理下我嘛!”

审神者无奈地笑着,不知从哪里翻出来一条毛巾。

“快擦擦汗,不然感冒了就不好啦。”

“我无所谓。不要理我。”

“……”审神者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大俱利伽罗没有听清。他看向他的主人,那个青年一手拿着毛巾,一手扶着自己的额头,手指来回地揉着眉心。

“这是命令。快过来拿。”

审神者的声音没有了之前那种愉快的感觉,听起来十分平静。大俱利伽罗一脸不情愿地站起来,坐到桌子边接过了毛巾。

“哈……”

审神者转头又投入了工作。大俱利伽罗倒没有坐回墙边。他把用完的毛巾放到一边,像是一只休憩的黑猫一般静静地守候在审神者的身边。

他很少有机会这么近距离认真地观察他的审神者。平时的出战指示基本上都是由本丸最尽心尽力的压切长谷部代为转达,考虑到他本人的性格,近侍的工作一般也是由比较好相处的刀剑担任。即使在本丸里算是来得比较早,练度也挺高的早期人员,他和审神者的熟悉程度可能还比不上新来的博多藤四郎。

……审神者的头发比自己记忆中的还要长。大俱利伽罗拨了拨自己的发尾。而他的主人已经把黑色的长发束了起来,在脑后绑了一个小小的马尾。稍长的刘海划到一边,水笔的笔套别在上面充当了临时发夹,露出光洁的额头。

审神者今天戴了名为眼镜的道具,款式文雅的镜框架在那张年轻的脸上显得非常的奇怪。

感觉一点也不适合他。

大俱利伽罗移开了视线。

算了,又不关我事。

没过一会儿,视线又不由自主地回到了审神者身上。全神贯注的审神者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注视,依然皱着眉头盯着面前的公文。

这么久了好像还是同一张。

大俱利伽罗看看公文,又看看他。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审神者的侧脸,被整理过让其显得不怎么碍事的发型,还有那副老土的眼镜,让大俱利伽罗的辨认工作一时陷入了困境。

他还在纠结着昨晚的事情——虽然他还是坚守着不想管别人别人也别想管我的原则,但是那个在浴室里神秘出现、又神秘消失的女性实在让他很在意。

难道是新型的敌袭吗?本丸却没有任何人因此而受到伤害。唯一能够和那个女性联系起来的,就是眼前的审神者了。他听到女声和摔倒的声音,打开门看到的是和审神者相像的女性,难道是姐姐或是妹妹么?但是关门再打开的时候,浴室里却只有审神者一个人,并没有其他人的踪影……

“——俱利伽罗,大俱利伽罗?”

“!”

审神者的脸近在眼前。

“你一直盯着我干什么?”

“……我没兴趣管别人的事情。”

大俱利伽罗避开他的目光,语气很是冷淡。

“……但愿如此吧。”

审神者的声音很轻,但大俱利伽罗还是听到了。当他再度回头,审神者早就继续纠结文件去了。

但愿如此,是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有什么在瞒着我们?”

话声刚落,大俱利伽罗便看到那支握在审神者好看的手里的水笔,啪叽一下被捏成了两半。

tag : 俱利审

发表留言

Secre

关于这位病患

Y.Ku

Author:Y.Ku
云心晓常年溺爱❤
坐在墙头吹西北风。

病历簿
病友和科室
管理者ページ
探病人数
发病记录
从这里到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