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俱利审]大俱利伽罗与1/2审神者 (1)

just搬文。

其实我觉得自己在占乙女向便宜[删除]。
想梗想到后来又觉得这个设定十分多余。算了反正我只是在占乙女向便宜。
不知有没有二的其一。



辗转难眠的夏夜。

大俱利伽罗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窗户大敞,月光静悄悄地洒进房内,却没有一丝丝的风。他翻了翻身,动作带着闷热的空气流动的同时也感受到一股转瞬即逝的凉意。

贴身的背心早就被汗水打湿,濡湿的布料紧密地贴着灼热的肌肤,而身下的凉席也同样被汗水糊得一片黏腻。

实在是太热了。

这几天本丸内的部分房间的冷气设备都因为过度使用而出了故障,审神者很是无奈,在空调的习习凉风下,他一边吩咐着不可过度依赖空调,一边给维修部打了电话。刀剑们互相商量了一下,没有空调用的家伙们纷纷收拾了东西,去投靠尚在冷气天堂的同伴了,而只有大俱利伽罗——

“我并不想和你们混熟。”

他说着和平时一样的台词,独自回到了没有冷气的房间,能够说服他的家伙又正好在远征,即使其他人对他表现出了关心,他却依然固执地决定要一个人睡。

“你要不要睡到我的房间呢?”

审神者曾经这样问过他。

“反正我是男审神者,并没有女审神者她们那么多的顾虑哦!你只要当我是一块铺在地上享受空调的榻榻米就可以啦!”

面对特意来到闷热的房间里找他的审神者,大俱利伽罗只是摇了摇头,从湿润的发丝上甩下几滴汗水。

现在回想起来,大俱利伽罗也依然不觉得后悔。不过天气的炎热已经远远地超出了他的想象,他还要渡过多少个像这样的没有凉风的夏夜?他光是现在就已经一秒都无法忍耐了。

睡意早就蒸发得差不多了。去冲个凉水澡吧。大俱利伽罗这么想着,盘腿坐了起来,手指拉了拉紧贴着胸口的背心领口,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现在大概才十二点多吧?本丸的平均入睡时间是十点半,想必其他人现在正在舒适的凉风下睡得正熟。大俱利伽罗拿了替换的衣物,走过一个个关紧了门的房间。

还没走到目的地,大俱利伽罗远远地就看到浴室方向还亮着灯。

都已经这么晚了……谁还在洗澡啊。

大俱利伽罗把被汗水粘在后颈的发尾撩到颈侧,来到了浴室前面,他站在原地想了想,决定还是开口问一句。

“谁在里面?”

“……”

浴室里面并没有回应。大概是谁洗完了之后没有关灯吧。就算里面真的有谁在洗澡,即使直接进去应该也没什么所谓。毕竟整个本丸都是男性,不存在什么非礼勿视,不过也有一两位是比较在意礼仪的。大俱利伽罗敲了敲浴室的木门。

“有人在吗?”

“啊……谁?”

浴室里面传来的声音带着一点点鼻音,听起来像是刚刚睡醒,大俱利伽罗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一时之间竟然想不起来这是谁的声音。

有哪里不对劲。

“是我。大俱利伽罗。”

“啊啊……呃?”浴室里的人很明显受到了惊吓,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那个人似乎正从装满水的浴缸里爬出来。“等等等等先不要——”

那个人的声音因为紧张都变得尖细了,出口的句子戛然而止,下一秒传来的是身体撞到陶瓷地板的沉闷的声音。

大俱利伽罗反应极快地一把推开了门。

“喂,你没……”

话声未落,大俱利伽罗便被眼前的光景惊呆了,拎在手上的替换衣物也被吓得掉了一地。大约过了两三秒,他低声说着抱歉,一边迅速地把门关上。

他转过身背靠着浴室的拉门,已经当机的大脑逐渐恢复了运作,但是一回忆起刚才看到的东西,他又再一次地陷入了混乱。

他缓慢地抬起双手,摊开手掌,掌心向上放到自己的胸口,然后迟疑着半握了一下,往上轻轻托了托。

……胸部?

女性的胸部。

本丸里怎么可能有女人?

仔细想来,刚才回应他的听起来也的确是女性的声音。

总之再努力回忆一下。

大俱利伽罗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虽然身体和印象中的不一样,但是里面那个倒在地上的女性的脸,确实和他家的审神者一毛一样。

把这一切的线索连结起来,重新夺回了思考的大俱利伽罗再一次用力拉开了门。他要用眼睛确切地证实自己刚才看到的一切。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在热气里往自己腰上围浴巾的审神者。他一脸淡定,仿佛什么都发生过一样对门口的大俱利伽罗打招呼。

“哈哈哈,真巧啊。你也来洗澡吗。”

审神者的笑容干巴巴的。大俱利伽罗没有理会他,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的胸口,仿佛要从那平坦的胸前盯出两个馒头来。

“嗯?怎么了嘛?”

审神者若无其事地拿起一边架子上放的替换衣服。大俱利伽罗摇了摇头,用手扶住莫名开始隐隐作痛的额头。

是我热昏头看错了吗……

“大俱利伽罗?”

换好衣服的审神者来到他面前,有点担心地看着他。他比俱利伽罗要矮上半个头,抬头看他时正好彼此对上了目光。

“……不,没事。”

审神者的眼神澄澈,看起来坦坦荡荡,并没有藏下任何秘密。大俱利伽罗移开视线,蹲下来捡地上的衣服。

“一定是房间太热了,所以你才来洗澡吧……所以都说让你来我房间睡啊。”审神者絮絮叨叨。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大俱利伽罗觉得今天的审神者似乎话特别多。

发现大俱利伽罗有点不耐烦,审神者最后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浴室。

那个女人真的只是我看错吗?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永远都无法得到证实。

……说起来,审神者为什么大半夜来洗澡呢?他也是热得睡不着吗?今天的近侍是谁呢?明明平时应该要在室外守着的,今天却不见踪影。一定是被吩咐了不要跟来吧……

算了,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大俱利伽罗脱掉衣服,走到花洒下面扭开了开关。意料之外的热水兜头倾泻而下,蒸腾的热气瞬间包裹住了他。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躲开,顺手关上了开关。

……热水?

tag : 俱利审

发表留言

Secre

关于这位病患

Y.Ku

Author:Y.Ku
云心晓常年溺爱❤
坐在墙头吹西北风。

病历簿
病友和科室
管理者ページ
探病人数
发病记录
从这里到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