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XAL/风游]凡人之锁。

蟹爪的段子整理系列。
基本上又是自我代入的单恋剧咯。

凡人之锁
在奥平风也的人生里面,真正想要豁出性命去做些什么事情的时候并不多。他唯一能够想起来的就只有某个天色昏暗得看起来就像是要迎来世界末日的日子里面,他好说歹说劝服了担心地拦着自己的母亲,穿着那套英雄的装扮冲出门去,仿佛自己真的要去拯救什么重要的人。

可惜的是,正义的英雄最后丢脸地以惨败收场。他恢复意识的那天,窗外的阳光正好,那天的事情好像只不过是一场幻梦,他连对战对手甚至同伴的模样都记不清楚,脑海里残存着的关于那天的影像,就只有从楼顶往下看去显得异常渺小的车辆,急急忙忙地从道路间逃窜的影子。

他原本还想再在那里注视多一会儿的,但是已经没有那种余裕了。严格说起来,那并不是他和九十九游马的最后一面。他们最后一次实际接触的时间应该还要往前再推一点。那时候他在拍外景,一眼看见了在簇拥的人群之外走过的游马。他隔着人墙想跟他打招呼,对方那副失魂落魄的神态却阻止了他的冲动。

他迅速地完成了当天的拍摄工作,抱着一点点希望换好私服,随着印象中的方向一路寻找,终于在花坛的角落找到了坐在边上无精打采的游马。

少年愣愣地看了他一阵,才认出了帽檐底下被墨镜覆盖的脸。如今想起来,那个惨淡得像是哭泣的笑容至今依然让风也觉得心脏好像被揪紧了一样发疼。他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够硬是拉着游马走进店子里,给自己和对方点上了一杯红茶。

他不断地跟游马说各种各样的话题,从小店的红茶,到最近的工作,又或者是双方都最喜欢的决斗。游马心不在焉地搅拌着茶匙,不时对他点点头,表示他的确有把风也所有的胡言乱语都一一听进了耳里。

事实上风也知道的,游马的心根本就不在这里。

就算他喝下了已经放凉了的红茶赞叹说这个真的超级好喝也好,就算他附和着自己的话题,鼓励自己说工作辛苦了也好。作为演员在各种场合摸爬打滚学着察言观色了这么久,他又怎么可能看不到游马偶尔无意识地握住空无一物的胸前那个动作。无言地握紧的拳头最后一点点松开的时候,游马的表情就好像重新意识到自己拼命想要遗忘的东西一样充满了落寞。即使如此,哪怕只有一瞬也好,你也不能对我敞开心扉吗?

事务所的电话打断了明明短暂却因为沉闷而显得无比漫长的聚会,风也和游马同时都好像从什么窘境中逃脱了一般松了口气。在告别的路口,风也忍不住还是叫住了他,在他转身过来的那一刻,拉住了游马的手。

奥平风也!快点说些什么吧!风也这么对自己说,结果在看到游马惊讶的脸色的时候又觉得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想了好一会儿才从空白的大脑里面捞到对方的名字。

……游马,你……一定要加油啊。

他的声音带着自己也无法察觉的颤抖。

一飞冲天吧。

回去的路上下了一场雨。然而紧握过游马的手的掌心,即使被雨水打湿,也仿佛一直残存着若有似无的温度,风也像是要保留着那种温暖一般怜惜地握紧了拳头。我应该……还有机会的吧!他这么安慰着自己,只是因为那样的时刻无论如何、都算不上是一个告白的好时机罢了。

他就这样永远地错失了这个最后的时机。

关于游马的事情,在他醒来之后陆陆续续地从游马另外的友人里面听来了许多。对于那些知道得远比他多数倍的人,他当然也会觉得嫉妒,但是事到如今,那种感情已经并没有任何意义了,他也认为自己并没有那样的资格。那些不认识的家伙和自己都是一样的,大家都是以各自的方式,想要为那个拯救了自己人生的人献出所有的力量而已。和他们所付出过的相比起来,奥平风也确实地意识到了自己终究是所谓的凡人,他的力量很渺小,又不堪一击,在世界的洪流面前不过是随波逐流的一枚碎石,所谓的帮助同伴也不过是自我满足一样的说辞。

他和游马,他对游马的意义,那大概只是一枚掉落到地上的10円硬币刚好被热心的人捡了起来而已。即使坠落的不是自己,游马也会义无反顾地去拯救别人的人生。

如果可以的话。如果可以的话。比起选择从来没有被卡片附身,从来没有被九十九游马所拯救,奥平风也想要让自己成为更加强大的人。不需要强大到有能力去干预这个世界命运的走向,只是单纯地想要像一个英雄一样,去守护自己重要的人。然后在一切恢复到正轨的时候,对那个珍视的人坦率地说出自己的心情。仅仅如此而已。

游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之后的三年,十年,数十年,当时光把所有的一切都不留痕迹地掩埋过去,自己内心中的那种柔软的心情也会改变吗?风也光是回忆起那些人说起游马的时候那副似曾相识的温柔神色,就会莫名其妙地觉得自己还不想认输。

他的确没有告白过,为重要的人所做过的事情也不多,甚至和那个人相处的时间加起来还比不上自己拍摄过的一套剧集。但是只有那种喜欢游马、想要守护游马的心情,他不想输给任何人。这大概是他这个无能又胆小的冒牌英雄这一生以来最大的坚持吧。

——那是,即使凡人之锁也无法束缚的漫长的思念。

-fin-

发表留言

Secre

关于这位病患

Y.Ku

Author:Y.Ku
云心晓常年溺爱❤
坐在墙头吹西北风。

病历簿
病友和科室
管理者ページ
探病人数
发病记录
从这里到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