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练习/风游]十二国记paro

做人不要太无聊,太无聊就会出问题(。
不不不这句话和本文其实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刚好和壮壮聊天说到而已(究竟多无聊

打牌王的十二国记paro只看过女神写的红麒游马+红王十代,不过那篇是讲失道的所以不是很喜欢……但是这个组合我觉得还是挺萌的wwww如果女神可以快点放弃浪荡嫁ry那篇回过头来写这篇我感谢她一辈子(。

难得割了一次大腿上的肉。
比起大腿痛更痛的是饥渴的阔阔罗(sad(你够了
虽然是风游但是游马麒麟完全没有出现呢!(并不是值得夸耀的事情


使官新安排给他的侍女有着与其乖巧活泼的性格相称的可爱名字。尽管一开始被领进来的时候还是强装出正经的样子,板着脸一丝不苟地循着礼数给他行礼,但是相处的时间久了,少女那与年龄相符的天真无邪的本性便逐渐显露了出来。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自然是开朗些好,应付完那些总是用挑剔的目光看着他,毫不介意地在他面前露出不屑表情的官员,回到寝宫里若是能被人用灿烂的笑容迎接,那该是多么令人舒心的事情啊。

那时候风也即位尚未够一年。在宫外流落的那段时间亲眼去确认过了这个国家目前正面临怎样的困境,但是当他正式地登上了冰冷的王座,厚重的朱漆门却把那些熟悉的声音都挡在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他的心境就彷如当初被游马带进这个世界那时一般。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而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却忽然离去,他必须独自去面对着向他接踵而来的困难。

到底是在荒芜的大地上忍受着饥寒劳累,随着流离失所的旅队不分日夜地行走,仅为寻找一方栖身之所这件事比较难熬呢,还是像现在这般锦衣玉食、端坐高堂,空有着改变国家的决心却因为知识的贫乏而束手无策比较痛苦呢?如果真的有天帝存在的话……风也想,他会给我怎样的回答呢?

然而现实是,现在向他提出问题,等待着他去回答的人,正是那个不知藏身于何处的天帝。

奥平风也至今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选为王。他虽然拿过剑,但是也仅限于用那仿制品在舞台前装模作样地挥舞一下,要他拿着实物冲上战场去和别人拼杀什么的,他可是想都不敢想。要知道他可是连蜘蛛都害怕的懦弱家伙啊……至于学识方面,因为很少有时间去上课,风也对自己这方面也不太有信心。比起让他回答何为治国之道,还不如直接丢给他一本厚厚的书,强迫着他在一天之内背得滚瓜烂熟,再让他当着那群官员的面配合精湛的演技背诵一遍呢。

毕竟那才是他最擅长的事情啊。

“陛下在成为王之前是做什么的呢?”

少女替他梳理着已经快长到腰部的头发的时候这么问了。像是闲聊一样毫不在乎的语气再加上这么个算得上大不敬的问题,如果被管事的那个人听到的话,怕是要马上气疯吧。

风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出一句若有似无的轻叹,唇角勾着一抹柔和的浅笑。

“……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工作。在这边的世界……嗯,是被称作戏子吧。”

“这样啊……是我失礼了。”

少女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有点慌乱。风也柔声地安慰着她,等到她完成了工作退下去,他并没有马上站起来,而是静静地看着面前的镜子,平静的目光仿佛穿过了镜面,努力地想要捕捉着某个遥远的身影。那是和他有着相似面容的短发少年,穿着与这个世界差异甚大的古怪衣服,像他一样露出温柔的微笑。

镜中的少年忽然收敛了笑容,手上拿着不知何时变出来的面具,慢慢地戴到了脸上。随后那只手又摸到头上拨乱了原本柔顺的头发,看了他最后一眼,转身离去。

发表留言

Secre

关于这位病患

Y.Ku

Author:Y.Ku
云心晓常年溺爱❤
坐在墙头吹西北风。

病历簿
病友和科室
管理者ページ
探病人数
发病记录
从这里到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