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丽塔PARO/零游/R18]~罂.粟山村秘话~fin

我写完了!
中途玩游马玩得太开心差点忘记写肉(。

当后.穴接触到那坚硬而火热的东西的时候,即使迟钝如游马,也迅速地意识到了即将进入身体的家伙和手指之间的区别。这么想着的同时,那个硬物的前端也慢慢地顶开了已经足够松软的入口,一点点地挤进甬道里面。

“好……痛……好痛!”游马不安地颤抖起来。“拿出去、出去!”

“这可不行……”

贝库塔的声音听起来并没有了方才的那般游刃有余,狭窄的肉壁把他的东西咬得很紧,即便已经充分地扩张过,但是要完全地纳入男人的性器依然十分困难。

眼泪再次涌了出来,游马用捆在一起的手挡在面前,丢脸地低声啜泣起来。

“好痛……做不到的……贝库塔……真、真月……求求你……放过我……啊嗯!”

“不是让你放松一点吗……游马君。”

贝库塔抚慰他一般轻轻地摇了摇腰,又继续往里面挺近。涨大的肉柱在进入的过程中摩擦着高热的内壁,顶入了前面的部分之后,适应了与之前迥异的那种异物感,游马的反应明显没有一开始激烈了。只是他仍然在为自己被侵犯这件事而觉得无比羞耻。

确认游马已经能够承受那东西的进入,贝库塔舔了舔嘴唇,忽然一下子用力地把剩下的大半截全部撞了进去。一次过深入身体内部的性器带来的巨大的压迫感,让游马觉得自己的内脏仿佛都要被那种质感压碎了,而且更令他觉得惊恐的是,在感觉到痛楚在沿着入口扩散的同时,自后腰沿着脊椎爬上的酥麻居然让他产生了与勃起时不同的快感。

“很舒服吧?我也是哦……”

贝库塔低沉的嗓音带着无比的满足,明明两人的躯体已经紧密地贴合到了一起,他却还是觉得不够一般,借着自己的体重让那东西更深地侵犯进去。

“不……啊啊啊……!”

还没明白刚才那一瞬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已经进入到最深的贝库塔迫不及待地开始摇起了腰,稍微退开去的性器又一次凶狠地顶进来,让游马再一次地体会到了那种仿佛要把腰部都融化掉的强烈的快意。贝库塔的东西来回数次之后兴奋得又在游马里面涨大了一点,把那个地方完全地填满了。

就像是女人一样……自己就像是女人一样……

游马屈辱地想着。即使如此,他已经无法封住从自己嘴里面漏出去的声音了,不是愤怒也不是疼痛,而是身体深处那个自己也不知道的敏感点被贝库塔一次次地冲撞,在一波波涌上的新奇而猛烈的刺激感的引导之下所发出的娇媚的喘息……

贝库塔的动作逐渐变快了,他大幅度地摇晃着腰部,把自己的东西抽出大半,又整根地没入。每一次的插入都会带来令人羞耻的肉体拍打声,而抽.插时咕啾咕啾的水声更是一直没有间断。随着他激烈的动作,游马的双腿也被带动着一晃一晃,交合的快感令他满足得连脚趾都不由自主地蜷曲起来。

“不行……不行了……”游马口齿不清地求饶道,唾液顺着嘴角滑落到洁净的被褥上。“真月……我要…………呜……”

“我也是哦……游马君……游马……”

“呜、唔啊啊啊!”

射.精的一瞬收缩了内壁的同时,贝库塔也同样在游马的体内释放出来。他们维持着交合的姿势低低地喘息,没一会儿后贝库塔慢慢地从游马的身体里面退出来,他把游马的腰部放下来,浑浊的液体从游马的后.穴里面流到了垫着的枕头上面。

“不要看……”发现贝库塔的视线盯着自己的下体,游马难堪地合上了双腿。贝库塔拉住他的手腕把他抱起来,一边把他还在不断颤抖的身体拥进了自己怀里,一边拆掉他手上的绳子。

“游马君。”

“都说了不要再学真月了吧……”

“游马君。”贝库塔抬起游马的下巴让他和他对视,“我喜欢你哦。”

“……………………骗人。”

贝库塔眯起了眼睛。

“没错,是骗人的。”

“人渣!”

“是谁刚才还在人渣身下一直喘气,还兴奋到射的啊?”

“……放开我,我要睡了!”

游马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把贝库塔推开。他这才发现没有全部脱下的洋装上面已经沾满了两个人的体.液,而贝库塔的东西还在沿着大腿往下流……游马咬了咬嘴唇,自暴自弃地把洋装脱了下来丢到一边,然后飞快地扯过贝库塔丢在一边的被子,把自己整个裹了进去。

“不用把里面的清理干净吗?”

无论是口头上还是身体上都占够了便宜的贝库塔爬过来,从后面抱住他凑到他的耳朵吹气。

“我就这样睡!……而且,反正男人也不会怀孕不是吗?”

“是啊,有点可惜呢。村长那边我会想办法圆谎的。”

“一开始重点就不在这里好吧!”游马摇着脑袋把他甩开,“……我再也不会再相信你了!……嗯!”

“噗!”贝库塔大笑着盘腿坐了起来,“这样的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才是最没可信度的好吗?还有你把被子都抢了你要我今晚怎么睡?”

“被子只有一张,我不想和你睡。”

“我们可是夫妻哟?游马君……而且也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呢。”

明白自己怎么也说不过这个奸诈的家伙,游马干脆把脑袋也缩进了被子里面,等到那股劲头退去,他才发现无论是腰部还是四肢都酸痛得要命,而且腿间那阵黏糊糊的触感也令他很不舒服……他偷偷地把手摸到两腿之间胡乱地擦了擦,贝库塔的声音又隔着被子传进来:

“真的不用帮忙吗?”

“我自己可以……咦咦!”

连带着被子被整个抓起来的游马慌乱地挥舞着四肢,贝库塔抖了抖手,他便从被单里面咕噜噜地滚了出来,疼得他倒抽了口凉气。

“你又想干什么啊!”

贝库塔无视了对他龇牙咧嘴的游马,他把手里的被子展开,抖了抖,接着便擅自躺了下来把被子盖了上去。

“玩累了,睡觉。”

怎么会有——怎么会有这样的混账!游马目瞪口呆地看着贝库塔留给他的背影,扶着发疼的后腰几乎就要爆发了。结果贝库塔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像是哄小狗一样拍了拍身边留出来的空位。

我好歹也是个有骨气的人!……刚这么想着,游马却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刚才的性事里面出了一身汗,现在又是全身赤裸着的状态,山谷底下的夜晚可并没有这么温和啊……游马吸了吸鼻子,不知道是感冒了,还是单纯地觉得委屈,在原地发了一会儿抖后,结果还是不情不愿地钻进了被子里面,背对着贝库塔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fin-

发表留言

Secre

关于这位病患

Y.Ku

Author:Y.Ku
云心晓常年溺爱❤
坐在墙头吹西北风。

病历簿
病友和科室
管理者ページ
探病人数
发病记录
从这里到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