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丽塔PARO/零游/R18]~罂.粟山村秘话~其三

对象给我的颜文字文件……让我写到贝库塔震惊那段的时候老是打成贝库塔(゚д゚;) (゚д゚;) (゚д゚;)←为什么常用词组不是第一个啦!我还来回改了好几次啊!
但是好像有点萌(。


轻柔的亲吻落在唇角,清理着湿漉漉的嘴边,然后贝库塔缓慢滑进因为还在喘气而尚未来得及合上的嘴里,卷住游马的舌头逗弄起来。游马尝试着想要推挤毫不客气地搜刮起口腔内部的入侵者,结果反而被对方含住舌尖吮吸起来。

背部一下子爬上了酥麻的感觉。游马努力地想缩回自己的舌头,贝库塔不依不饶地追过来,强迫游马和他交缠了舌,接着更深地舔进去。混杂了些许情.色的意味的水声就在这么一来一去之间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好不容易结束了这个漫长的深吻,游马的脑袋已经因为缺氧而变得昏乎乎了。刚才那种剧烈的抗拒情绪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减弱了许多,贝库塔的掌心温柔地抚摸他的脸,那种沉静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来了:

“稍微冷静下来了吗?游马君?”

“贝,库塔……”游马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他,“……不要……再用真月的声音……了……”

“……为什么?”

贝库塔用额头抵着他,说话间,混合着一点点酒味的炙热的吐息喷得游马脸上发痒。

“讨厌……我讨厌……”

“是因为我会让你想起被欺骗过、抛弃过的过去,还是不愿意接受自己即将被曾经最亲密的友人侵犯的事实?……游马君,我就让你这么难过吗?”

“这是……当然的吧!你是我……来到这里相信的第一个人啊!”

游马以强压下愤怒的哭腔提高了音量。

“明明我是……那么信任你,甚至还和乡下的朋友……和Astral都断了关系……”

“但是你还是跟过来了呢。就像你说过的那样,去跟那个搜查官说明的话,说不定会有希望可以洗脱罪名……那个时候为什么你没有逃走?对于欺骗了你,抛弃了你,还连累你也担上杀人犯罪名的我,你完全可以用你手头上掌握的关于我的所有情报去换取下半生的自由。”

“……”

“告诉我,游马君。你为什么可以为我做到这种程度?”

“……因为我相信你没有杀人。”

“哈?”

贝库塔罕有地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虽然那时候你追出去了……但是,犯下了杀人罪的人一定不是你。况且……”游马用泪汪汪的眼睛瞪了他一眼:“告密这种卑劣的事情!我是死也不会做的!”

“……不好意思啊,我一直都是卑劣的人呢。”贝库塔愉快地笑了出来,他十分满意地抓着游马的额发揉了揉,“那么,对于这么信任着我的游马君……”他顿了一顿,“对于这么信任着我的游马,我就给你点奖励吧。”

贝库塔在游马迷惑的目光中坐了起来,竖起食指抵在唇边示意游马安静之后,他拉开游马的双腿,把身体卡进了游马的腿间。贝库塔抓着游马的一边小腿拉起来,轻轻把唇印上去,顺着肌肉的曲线向着下舔舐。

“你……!”

在游马做出了激烈的反应时,贝库塔警告他一般咬上了大腿内侧的肉,原本扳着游马另一边大腿的手移动到双腿中央,握住了少年沉睡中的嫩芽。贝库塔的舌头在大腿上反复打转,而握着性器的手随即开始熟练地上下捋动起来。

用力咬合之后,贝库塔满意地看着自己留下的齿痕,又用舌头细致地瞄了一次。由要害部位传开来的从未有过的感觉,让游马惊慌不已地想要并上双腿。

“你还真是烦啊……”

不得不用双手摁住游马的膝盖,贝库塔不满地说了这么一句。接着他把游马的双腿用力地掰得更开,低下了脑袋。

“唔唔?!”

湿润柔软的东西贴上了因为刚刚的抚慰而充血的器官,比刚才更为刺激的感觉随着那东西的滑动而不断地刺激着游马的身体。似乎要让那种快感充分地腐蚀游马的理智一样,贝库塔刻意地放慢了自己舔舐的动作,更多的液体从前端的小孔溢出来,贝库塔把它们一一吞下,从下而上来到顶端的舌头在小孔打了转,接着他便把游马完全勃起的器官含进了嘴里。

“不!不要……!贝库塔!”

一瞬涌上来的狂乱的快意让游马不由自主地弓起身体,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断地溢出眼睛,把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一片。

把游马的东西全部吞进去的贝库塔从喉咙里面发出了愉悦的笑声,不顾游马的反抗,他开始反复吞吐起来。对于尚是少年的游马来说,这种有生以来第一次品尝到的甜美的感觉实在是太激烈了,令他打算坚持到最后的抵抗也在中途被击溃。

“啊啊……啊……”

就连拒绝的句子也被巨大的快感所击碎。听到从自己嘴里传出来的那种沾染了情.欲的呻.吟,游马即使觉得羞愧,被绑得结实的双手却无法掩上自己的嘴。他只有死死咬紧牙关,把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都关回去。

最后,游马在贝库塔的嘴里喷发了出来。贝库塔吞下那些液体,一边彷如意犹未尽一般舔着嘴唇,一边捏着游马的大腿把他的臀部抬了起来,他拉了一个枕头垫在游马腰部,顺手把丢在一边的软膏重新捡了起来。

游马的意识还在高.潮的余韵之中沉浮,完全没意识到贝库塔的手指带着润滑的软膏打算挤进身体。更何况被迫大大分开的双腿,使得润滑的工作比刚才要顺利许多。

“手指,进去了。”贝库塔这么提醒他。

埋进腿间的手指带来奇妙的异物感,不过并没有最初那样难受。大概是少年的初体验的刺激分散掉了大半的注意力,游马也不再像刚才那样抗拒。他只是难堪地别过了脸,并且为了方便贝库塔的探索,他主动地把腿拉得更开。

“你这样算是屈服吗?游马……”

贝库塔低低地笑出声,稍微曲起了在游马体内的手指。

“……”

并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游马只是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手指的数目逐渐增加,狭小的地方被三根手指塞满的感觉并不好受,可是每当贝库塔抽离了手指的时候,游马内心却又会涌上一股莫名的空虚感……他觉得这样的自己真是恬不知耻到了应该去死的地步,然而他现在所能够做到的,只有打开双腿接纳侵犯进来的东西而已。

“说回来,我想玩的根本就没玩成嘛……”

最后一次退出手指,贝库塔像是想起了自己的初衷,有点不满地埋怨了一句。

“……所以啊,游马你一定要让我上够本哦。”

贝库塔笑咪咪地说着,然后就像要把游马的身体对折一样,他把游马的双腿压到了胸前,具有优异的柔韧性的少年的身体容许了他这般摆布,贝库塔跪坐起来,松开了和服的腰带,把自己蓄势待发的欲望抵到游马的身后。

发表留言

Secre

关于这位病患

Y.Ku

Author:Y.Ku
云心晓常年溺爱❤
坐在墙头吹西北风。

病历簿
病友和科室
管理者ページ
探病人数
发病记录
从这里到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