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王ZEXAL/Ⅲ游]无名之恋。

Ⅲ游。

Ⅲ/Ⅳ/Ⅴ/Tron→神职人员
凌牙/游马→猎鬼者

*是的我最近在看SPN(゚∀゚)
*OOC.


我呢,并没有那两位兄长那么强大。虽然我们三兄弟是同一天进到教会学习的,但是两位兄长得到正式神职人员的资格比我早得多。为了追上两位兄长的脚步,我付出了比他们多数倍的精力,最后勉勉强强得到了教会的承认,却始终没有办法转职为正式的神职人员。

那时候的我曾一度迷茫过。莫非是我的信仰不够坚定吗?我曾这样询问为我们三兄弟施洗的Tron。

Tron是我们教会最强大,最神圣,而又最神秘的人——虽然外表看起来他不过只是个小孩子。他听完我的疑问,铁面具没有掩盖住的唇角勾起一个玩味的弧度。

“那么,Ⅲ……”他放下红茶,“我问你,你认为你的信仰是什么?”

被这样问到的我并没有做太多思考。

“我觉得……那应该是无比神圣的存在,我无法用肉眼确认它,但是却能用我的心去感知它,正如我所信奉着的主……那应是美丽的,光明的,强大的。它是我与无名邪恶抗争的力量源泉,它支撑着我在泥泞的路上前行,它从黑暗中引导我走向光明。而我亦愿以我的性命为武器,为捍卫它,守护它而战。”

我认为那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答案。然而Tron只是轻轻摇摇头,轻轻叹息一声。

“Ⅲ……,你确定这就是你的答案吗?”

我露出犹豫的表情,Tron竖起食指,“我不否定你的答案,但是,也不会给予肯定。你想想你的哥哥……Ⅳ。你觉得他的信仰应该是什么?”

我一下子愣住了。

我的其中一位兄长,Ⅳ……他是我们三兄弟之中最早获得正式神职人员资格的人,教会里面没有人不承认他强大的能力,可是那么一位优秀的神职人员,却公开宣示自己是个无神论者……我知道我不了解我那位狂妄的兄长,我不明白他究竟是怎么可以做到单凭自己的信念就能驱使无比强大的圣灵,明明他并没有信奉着任何的神灵不是吗?

是的,我有那么一点……嫉妒Ⅳ哥哥。

我嫉妒着明明没有任何信仰,可是却能得到力量的Ⅳ哥哥。

Tron看着我露出失望的神色,安抚性地拍了拍我的手背。

“Ⅲ,你是好孩子……你总会找到答案的。”



“哎?然后呢然后呢?”

坐在对面的人一脸期待地看着我,等待着我继续说下去。他面前喝了一半的红茶已经凉了,于是我又拿起茶壶往茶杯里面添了一点。

另一个房间的争吵已经升级成了斗殴。不过我和游马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情况。

“啊……鲨鱼和Ⅳ又打起来了啊。”

“大概是哥哥又提高了圣水的价钱吧。”我笑着回答他。

“唔……看来教会也不好过啊。”游马侧过头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我想了想,决定不告诉他事情的真相。

光是你面前的这套茶具就能买下Ⅳ哥哥目前的圣水存货呢。我心里面嘟囔道,目光停留在游马裸露的手臂那道伤痕上。宛如蛇一般蜿蜒着从手臂爬行而上,直接隐入短短的衣袖里面。

“又为了保护别人受伤了吗?”

这是一开始见面的时候就想问出口的话。

游马你,总是为了别人的事情倾尽全力呢……

游马马上把手臂收了起来。他的表情有点不自然,“嗯……不是……这次是我不小心……呃。”

看见他的神色我就知道那句话里面含了几成真。不过我什么都没说,而是默默地把他收到桌子底下的手拉起来。一手握紧胸前的十字架,我低下头,闭上眼轻轻念出祈祷的话语。随着我的细语,温暖的金色光芒从掌心的十字架上流泻而出,轻柔地裹住游马的手臂。

“呜啊……好厉害。”

听到游马的赞叹,我不由得勾起一个小小的自豪的笑容。

光雾逐渐散去,游马手臂上的伤痕已经淡了下去,小麦色的皮肤上只留下浅浅的纹路。

“就当是回礼。游马。”

“嗯?”

我松开手掌,让他看那个十字架。那是我成为正式神职人员时,游马送给我的贺礼。不知道是什么任务时从哪个地方得到的宝物,上面寄宿着的惊人的魔力,现在已经成为了我用于驱魔行动的强大后盾。

“这个十字架,我很喜欢。”

游马似乎是想起了那个十字架,对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摆了摆手:

“其实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Ⅲ你喜欢就好。……啊一不小心话题岔太远了!Ⅲ,你最后到底有没有成功找到那个答案啊?”

他难得地露出认真的表情。

“……游马你真是的,我已经是正式的神职人员了啊。你说呢?”

“也对……”他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虽然不是很明白……不过!太好了!Ⅲ!”

明明不是自己的事情,面前这个人也能够笑得十分灿烂。他是真心的在为别人的事情而高兴着呢。

就算不是高兴的事情,游马也一一地去体味过了吧。我不禁想起我们初相识的那次共同任务,和素不相识的十数人被困在恶灵盘踞的古堡,不断有人在离奇的事故中被夺去性命,人群中蔓延开的猜疑,悲伤,愤怒,痛苦……单纯想要用武力解决这一切的我并不打算细细了解,但是游马他却……

他却愿意去倾听每一个人的声音,并且拼上性命去拯救那些在黑暗中迷失方向的心。

当黑夜终于过去,第一缕晨光从撕掉封条的窗户投射进因为战斗而乱七八糟的房间,从战斗结束之后就一路沉睡的游马终于悠然醒转。

“Ⅲ……太好了。你还活着。”

这是他看到泪流满面的我的时候说出的第一句话。

伴随着那句话绽放开的璀璨的笑容,正彷如晦暗的黑夜过后升起的太阳的光芒,照亮了我心里面从没被注意到的一角。

那般美丽的景象,我一辈子也无法忘记。

“如果真的要说的话……”

如果真的要说那个答案的话。我至今仍然觉得信仰应该是神圣的存在,不过他并非无法用肉眼捕捉,虽然他并不是总在我的身边,可是我却能感觉到他给我带来的力量。我的信仰是我与无名邪恶抗争的力量源泉,他支撑着我在泥泞的路上前行,他从黑暗中引导我走向光明……用美丽来形容他可能不太妥当,但是无可否认,他是那么的强大而耀眼。

我愿以我的性命为武器,为捍卫他,守护他而战。

房间门被轰开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回答,而紧跟着被震飞的门板飞出来的是被揍得灰头土脸的Ⅳ哥哥。神代凌牙并没有理会躺在地上挺尸的Ⅳ哥哥,径直往外面走。

“我在外面等你。”

还是老样子,是一个冷酷的人呢。

“看来砍价失败了呢。”我苦笑着看了一眼躺平的Ⅳ哥哥。

“是啊……那么,Ⅲ,只能下次再说了。”游马向我道歉,背起背包。“再见!”

在他站起身来的时候,我拉住了他的手。

我所握住的那温暖的触感和记忆中的并没有任何区别,只是那时候还光洁的手掌,此时早就因为拿惯了武器而起了一层薄薄的茧。游马在我不知道的时候究竟是受到了怎样严酷的训练,才变成了现在这副坚韧的模样?但是幸好,正如我一直相信的那样,他的心依然是柔软的,在他即将展开的新一段旅程中,他一定又会为素不相识的人拼上性命,做出各种各样大胆而冒险的事情。

我知道你又要走进那恶灵横行的黑夜里面,为那些被恶魔戏弄的可怜的人们带来明日的希望。而我只能在这里对着我曾经坚信的神明低声祈祷。祈祷着你能够冲破邪恶的浓雾,再一次地平安回到这里。

“……作为哥哥漫天要价的赔礼,给你做个免费的咒文加护吧。”

我想要拼上一切守护的信仰,就在这里。

我低下头在游马的手背落下一个虔诚的亲吻。

“——愿主的荣光(我的爱慕)与你同在。”

-fin/or tbc-

发表留言

Secre

关于这位病患

Y.Ku

Author:Y.Ku
云心晓常年溺爱❤
坐在墙头吹西北风。

病历簿
病友和科室
管理者ページ
探病人数
发病记录
从这里到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