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不见。

你还好吗?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打开这个页面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不过要确认这一点其实也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比起点开上一篇自动储存的档案,更难确定的是自己荒废掉那种想要记录一切的心情的时间。
自从跑外地念书之后就越来越不想翻开博客写日志。我从心底里面抗拒着到这里念书的这件事。但是,没办法,【我只能走到这里了】,我始终只是个什么都做不到的废物,每天每天都想在幻想里面做一辈子的白日梦,至于三次元发生的事情是悲是喜我通通都不想管。
就是那个吧。
[……我以前没有热衷的东西。对于什么事情都无所谓。每天都过得很无聊。]
[……心里很空。什么都没有。]

我曾经在蟹爪里面说过,这是我心中的黄黑。但是其实这是我最喜欢的同人写手一篇文里面的句子,后面跟着的话是,[那时我突然想,啊,就是这个人了。]没补完黑篮被对象用黄黑洗了很久脑的我心中的黄濑,也一直对黑子怀有着这样的心情。应该说我所喜欢着的大部分模式的CP的一方都是以这样的想法来看待另一方的。
我明白的,我心里面很空,什么都没有。
而且我也一直没有遇到过那个人。
直到现在我也还是在一人独唱。
明明心晓可以很坦然地说出【不会寂寞啊,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话,但是喜欢着心晓的我却反了过来。明明最开始的时候一个人随便写些无聊的东西也能满足好一段时间,现在写了很多更加无聊的东西也填不满心里面的空洞。越来越不习惯一人乐,想要更多更多的同好做更多更多的美梦。
我一直忘了一件事啊,就算同好越来越多,梦始终还是一个人做的啊。我所能做到的只是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把那个美好的梦描绘出来而已。但是事实上,我似乎连那种能力也失去了。

我最初的梦。是个玛丽苏的故事。玛丽苏对象是个正太,除了是个棒子之外一切都中了我的萌点。聪明伶俐活泼可爱温柔善良通灵世家,我抱着对他的热情刷啦啦地写完了和他的相遇相知相恋和HE。在那之后我还超蠢地设定了和他HE之后生出来的双子。傀儡师哥哥和灵媒妹妹。啊哈——名字就不说了你们都知道我用的什么贴吧ID。
在那之后开始设定的是那两兄妹的朋友。那段时间开始以班上同学的化名写一点也不可怕的灵异故事,写完第一章之后别的就随便写了个设定然后坑了。那段时间还有人接了我手写同人,我该高兴吗?那之后以自己为蓝本创造的角色,我又给她加了一个姐姐,这个名字现在也有在用哦不过没多少人知道吧……和妹妹算是损友吧。那之后又随便地以这几个人设写了些无关痛痒的小段子,但是那时的我非常明白,自己的心里面其实有一个很大很大的世界——一个直到现在我也未能够描绘完整的世界。
高中之后开始想写些正经的原创。绿茶和阿羞哪一个出来得比较早我已经不记得了。高一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在白纸上面写施君颜和他的提尔小姐,直到有一天有个人笑着跟我说,唉,不知道你写那些垃圾有什么用。然后这句话被我记了很多年,每次不开心的时候就祥林嫂一样拉出来遛一遛转个圈。唔设定上,绿茶是双子妹妹的徒弟呢。这个同样是灵异题材的故事还详细写了别的人物设定,例如绿茶的师弟——叫做绮罗的傻乎乎的小笨蛋,还有他的对象,一个我不记得名字的基佬。身份是死神的双子哥哥的基友,名字是师姐起的,叫做路燃。
啊还有。吴乐祺何小笑和管殷。但是这个故事非常的艹蛋所以我还是把他当黑历史抹杀掉吧。在绿茶他们的同一个世界观之下,那个日常的世界里面还有阿羞和他的老师。我至今仍然非常喜欢阿羞的故事,上次和人合作的时候甚至也提出过要做这个的脚本。后来确定的是另外一个叫做八绿(EIGHT GREEN)的世界,或者说,dokka。八绿似乎是我最后认真地考虑过世界观和人物的故事了,在最近和别人讨论起这个故事的时候也依然认为这个是自己想过的最棒的故事。
然而无论哪一个故事,我都没有将他们讲完。
那个时候的我啊,虽然的确是孤身一人,但是心里面有着那么多那么多的世界,所以才不会觉得孤独吧?
现在的我只记得他们的名字而已。我所拥有的只不过是毫无用处的躯壳,在那之中我一直努力地想要填满的东西,早就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风化掉了。
六年前的我。你会想过自己六年之后是这副没用的样子吗?
六年前的我。你后悔把描绘整个世界的希望寄托在未来的我身上了吗?
六年前的我。……对不起。

写着写着就困了。
大概现在已经不会有人再来这个被遗忘的地方了吧。离开这里的这段时间,我跑去了petitmallblog,最近还去了lof。他们的优点就是不会屏蔽我的R18文章以及不会被墙,只不过我的心,不在那里。
好怀念那段凭借着写作的热情就能幸福地敲打出拙劣文字的时光。

看到这里的你,有兴趣想要知道我心里面的那个世界吗。
……可以接受这个只有空壳的世界吗。

发表留言

Secre

关于这位病患

Y.Ku

Author:Y.Ku
云心晓常年溺爱❤
坐在墙头吹西北风。

病历簿
病友和科室
管理者ページ
探病人数
发病记录
从这里到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