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武司/各种]旧文整理。

把草稿都整理了一下o(* ̄▽ ̄*)ゞ
伟哥复刊我就收回那个爬墙宣言o(* ̄▽ ̄*)ゞ(别闹
仔细一看我的文风的变化超大的Σ(っ °Д °;)っ(。
001//

八点档是我的名字。基佬片是我的姓氏。

时间是五月。春天的气息尚未完全离开HW市,云心晓打开窗户,微风把对面楼阳台各种盛开花儿的香味送过来,他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揉揉鼻子后坐了下来。在那张舒适的老板椅上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伸手拿起了桌面上的报纸。

慢悠悠的把报纸翻到娱乐版,他打着呵欠浏览着上面的八卦。他的助手,名为艾丝美拉达的金发美人哼着歌替他送上五颜六色的咖啡,他看一眼,在助手转身的瞬间飞快的把杯子里的液体倒到身后的盆栽上。大半叶子已经变黄的小苗抖了抖枝叶,看起来更凄凉了些。

“今天的咖啡——很不错啊。”

艾丝美拉达从鼻子里自豪的“哼”了一声。




002//



-Hotaru-


云心晓/云心耀。

云心晓突然说,他想去捉萤火虫。

原本吵闹着的督武司饭厅顿时安静下来,大部分人维持着夹菜的筷子悬在半空的动作,而原本埋头刨饭的少部分人则抬起头,和其他同样吃惊的同僚们互相对望,用眼神表达自己心里面的疑惑:

——这小子又怎么了?

最后他们把目光都头像了全场唯一一个没有为云心晓这句话作出任何反应的人。年轻的长安司司长很矜持的干咳一声,低声说,继续吃饭。没法得到明确答案的人唯有按照指示继续狼吞虎咽。喧闹再一次的回到了饭桌。而白发年轻人伸出手,轻轻敲了敲云心晓的脑袋。

“冬天是没有萤火虫的。”




003//

驱○人设定/云心晓/十楠/云心耀

在门边贴上最后一张符纸,云心晓抚平符纸的边角,忍不住把整个身子靠在墙上,头抵着冰凉的墙面,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从来没觉得这么累过,毕竟好吃懒做惯了,一下子忙活起来实在是非常的不习惯。不过要是在这里喊累的话,会被师妹揍吧——正这么想着,十楠带着怒气的声音就在身后响了起来:

“云心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偷懒!”

云心晓抿抿嘴角,不发一言,默默抬起头让自己的上半身离开墙壁,转过身去面对师妹的时候已经换上了灿烂的笑容。他拍拍并没有灰尘存在的双手,对着十楠摊开,说:

“二楼的布阵已经完成了哦。师妹你看,我也是有在认真做事的啊。”

十楠拧着眉头,还想再责备他,然而话涌上喉头又被她咽回去,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云心晓连忙拍着她的肩头安慰她,被他这么对待的十楠并没有领情,拍开他的手,抬起头用湿润的双眼瞪了他一眼。

“是师姐!你这小子要我说多少次!”说着就要伸手去掐云心晓圆圆的脸。云心晓并没有躲,而是任由少女蹂躏自己的脸,发出含糊不清的类似于“好痛好痛”的音节。少女在用力地把他的脸扯到一个难以达到的宽度之后才松开手,她别过头,并不去看揉着脸颊的云心晓。

“……等一下,你别添乱。”

用压抑着情感的声音扔下这句话,十楠转身离开,往走廊尽头那个掩着门的房间走去。云心晓收回了笑容,呆在原地像是在思考什么,然后伸手摸到门边的灯开关,啪的一声关掉了灯。他那张已经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也随之隐没在了黑暗之中。接着,他也穿过走廊,跟随着十楠的脚步走向那个房间。

把门推开一条缝,柔和的橘色的光从房间里面流泻出来。云心晓闪身进去,轻轻掩上门。房间里面的三个人并没有因为他的进门儿分散注意力,而是紧张的进行着自己手头上的工作。他们围坐在房间中央那张大床的旁边,用毛笔蘸了朱砂飞快的描着符,或是手指在红线间飞快地穿梭,灵活的编织色彩鲜艳的护身符。而大床的中央则静静地躺着一名与云心晓长得一模一样的青年,那是他的弟弟。




004//

[督武司/現代/馬曉]Lonely Planet。

那個電話打來的時間掐的正好,馬特剛剛下課,正收拾著補習班發下來的資料,他騰出一隻手去摸索外套的口袋,把不斷震動著的手機勾出來。掃了一眼屏幕上的笑臉,他接通了電話。

“——給我帶兩打啤酒過來。我在教室等你。”

對方沒頭沒尾的扔下這句話之後飛快的挂了電話,馬特愣在原地,只來得及發出帶著疑問意味的一聲“哈”。一起補習的學生對他打招呼,他才從迷惑中回過神來,對那個女孩子點點頭。那個孩子一下子紅了臉,連忙裹了裹圍巾遮住半邊臉,對他擺擺手告別后跑出了教室。

等馬特收拾好東西,班裡的人已經走了大半。雖然還沒到冬天,可是深秋的天氣也暖和不到哪裡去,夜越深氣溫下降地越快,大家都想快點回到溫暖的家裡面舒舒服服的洗一個熱水澡,然後滾進暖和的被窩裡做一個美美的夢。馬特走出教室,溫度似乎一下子降了很多,他輕輕呼了一口氣,白色的霧氣在面前凝聚起來,又很快散開。

這樣的天氣,他還留在學校幹嘛?




005//

刹那连锁 -下-

手指悬在半空,在那排五颜六色的的按钮面前犹豫了好一会。马特选择了了其中两个按钮按下去。金属饮料罐掉出来的哐当两声把马特忒弥斯吓得一惊。

叹了口气,他把饮料拎出来,抱在怀里。转过头看见墨黑的云层已经从街角的凉棚蔓延开来几乎要遮住一大半的天空,忽然一声惊雷落下来,吓得旁边的小姑娘惊叫出声。

他脑海里面不由得浮现出那个时候的情景,在相似的昏暗天色之下,断崖的一角,他跟着跃下去想抓住那个加速下坠的身影,最后却……

不久雨就下下来了。马特抱着饮料,低着头走在雨里。身边撑伞的人奇怪的打量他,他因为在思考而没有注意。突然撑过来的伞挡住了下落的雨滴,马特抬头对上云心晓的笑脸,额角隐约可看见青筋。

“你还真当衣服不用我洗啊?”

马特张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云心晓接过他怀里的饮料,把湿漉漉的罐子往自己衣服擦一擦,嘟囔着不是这个……马特喊他一声,云心晓。

云心晓看着他等他继续说,马特平静的说,我,似乎要回去了。

站在这个城市最高的地方,夜风猎猎的掀起督武制服的边角,马特望着脚下那闪烁着的灯火,沉默。

“喂喂喂,这样跳下去会死吧?”

在他的身后,云心晓正抖着雨伞的水。从黄昏开始下着的雨入夜之后已经停了,那漆黑的天空偶尔还会有雷光闪过。云心晓露出了笑容。

“果然啊笨蛋和烟都喜欢往高处走……我不认为这样就可以回去你的时代。”

马特轻轻叹一口气。

“和那时候一样。”

“那时候?”心晓一怔。

“这天色。……还有,”马特抬起手,握了握拳,“这种自己的内力完全丧失的感觉。”

如果那个时候能使用绝学的话,至少能把“那个云心晓”送到别的地方。而不是眼睁睁的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坠入深深的崖底。正当自己以为也会就此死去,甚至已经开始认命的时候,就来到了这个时代。

遇到了……这个时代的云心晓。

他回过头看云心晓。不由得浮起一抹微笑。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心晓一愣。

“什么问题?”

“这个时代的马特·忒弥斯,是个怎样的人?”

“……啊哈,你说他啊。和你一样啊。又认真又古板,洁癖,闷骚,但是从来不会放弃自己坚持的事情。”他顿了顿,又说,“你是真的不怕死吗?虽然我知道你有武功,可是用不了吧,这个高度跳下去……当然你如果坚持要干我也是阻止不了的啦……”

“我所坚持的不是那种事。”马特摇头,“我答应了他的,让他把命交给我,让我来保护他。……然而那个时候我却没能抓住他的手。”

“所以,我必须要回去。确认死亡也好,因为违背承诺以死谢罪也好……”

“好了好了,”马特的话被云心晓打断,他装作厌烦的样子对他挥挥手,“总之你要跳就跳吧我不劝你了……不用说这么多啦。”

说着,他转过身准备离开。

“——不过呢,那个是云心晓对吧。虽然我不知道那个时代的他其实是怎样啦,不过,既然他是云心晓的话,那就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地死去。”

背对着马特,他说出这样的话。

“你要相信他不是吗?他也一定会记得那个约定的,所以,即使是手脚折断,眼睛瞎掉,无法说话,甚至因为受伤毁容什么的……既然是约定好的事情,他一定会坚韧的活下去,等着你回去实现的。”

“……”

“啊啊,怎么好像在诅咒自己呢……”




006//

[谜]狂欢宣言。下

马特不再知道要怎么接话,唯有腾出一只手揉了揉云心晓的脑袋,被对方躲开:

“我靠你手上都是油别……”

他这么一挣扎,不小心手一松,手上的一串肉丸没拿稳就掉到地上了。马特还没来得及埋怨他,“汪汪汪——”几声后,一只大型白犬不知从哪个角落钻出来,撒着欢儿直奔云心晓……脚下的肉。低头咬了一会儿,大狗抬起头一边舔着嘴一边对云心晓摇尾巴撒娇。

“哦哦,”云心晓想伸手去摸那只狗的头,马特马上制止他,“毛色不错体形又大肉很多的样子哎~喂马特我们养吧?”

“你想都别想,”马特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云心晓,“这一定是今天晚上那个什么……名犬表演用的狗吧,有主人的。”

“它现在不是没有主人嘛。带回家养嘛~”云心晓侧过头看马特,与此同时,那只狗也跟着云心晓微微的侧过头,对着马特摇起尾巴来。

“……不准养。”

“……”

云心晓和狗向另一边侧过了头。双份期待的目光往马特毫不留情的攻击过去。

“……我养你已经够辛苦了!”

卖萌也没有用!

云心晓“切”了一声,对着那白犬装出一副要哭的样子,吸了吸鼻子,“唉……马晓明啊……你爬爬不要我们孤儿寡妇了……”

居然连名字都起好了!还有为什么是马晓明!

马特正打算再次拒绝卖萌的一人一狗,这个时候,有个焦急的声音从人群那边传出来,差点被人潮的声音掩盖过去。

“故乡!故乡你这笨狗!又跑去哪儿啦!”

——似乎是在喊着这样的话。

那只白犬“啊呜”一声,耳朵动了动,朝着人群那边汪了两声,接着撒开腿往那边跑去。马特和云心晓望过去,看见一个穿着白色外套的短发青年正努力地从人群里面挤出来,那张娃娃脸上着急的表情在看到扑过来的大狗的时候舒缓了下来。名叫故乡的白犬见到主人之后显得十分兴奋,几乎大半个身子都要挂到那个青年身上。

“一转头就不见了……再这样就把你扔掉了!”

青年握起拳头往那几乎到自己胸口的脑袋上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他抬头往店子这边看过来,对着他俩点点头:

“唉……我家的故乡给你们添麻烦了啊……”

“也没有。”马特看了看云心晓,对方倒是没露出什么类似于“啊……明天的口粮跑了”之类的失望的表情,只是耸耸肩,对着那个青年笑笑。他们看着那个青年嘟着嘴训斥着白犬走远,没一会儿云心晓突然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说了句:

“……忘记让他付钱了!”

马特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然后就没了。

发表留言

Secre

关于这位病患

Y.Ku

Author:Y.Ku
云心晓常年溺爱❤
坐在墙头吹西北风。

病历簿
病友和科室
管理者ページ
探病人数
发病记录
从这里到月球